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岳飛《滿江紅·登黃鶴樓有感》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12-21 滿江紅(岳飛)

【原文】

  遙望中原,荒煙外,許多城郭。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

  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卻歸來,再續漢陽游,騎黃鶴。


【譯文】

  登樓遠望中原,只見在一片荒煙籠罩下,仿佛有許多城郭。想當年啊!花多得遮住視線,柳多掩護著城墻,樓閣都是雕龍砌鳳。萬歲山前、蓬壺殿里,宮女成群,歌舞不斷,一派富庶升平氣象。而現在,胡虜鐵騎卻踐踏包圍著京師郊外,戰亂頻仍,風塵漫漫,形勢如此險惡。士兵在哪里?他們血染沙場,鮮血滋潤了兵刃。百姓在哪里?他們在戰亂中喪生,尸首填滿了溪谷。悲嘆大好河山依如往昔,卻田園荒蕪,萬戶蕭疏。何時能有殺敵報國的機會,率領精銳部隊出兵北伐,揮鞭渡過長江,掃清橫行“郊畿”的胡虜,收復中原。然后歸來,重游黃鶴樓,以續今日之游興。


【賞析一】

  這首詞創作時代較《滿江紅·怒發沖冠》略早,寫于南宋紹興四年作者出兵收復襄陽六州駐節鄂州(今湖北武昌)時。

  紹興三年十月,金朝傀儡劉豫軍隊攻占南宋的襄陽、唐、鄧、隨、郢諸州府和信陽軍,切斷了南宋朝廷通向川陜的交通要道,也直接威脅到朝廷對湖南、湖北的統治安全。岳飛接連上書奏請收復襄陽六州。次年五月朝廷正式任命岳飛兼黃、復二州、漢陽軍(湖北漢陽)、德安府(湖北安陸)制置使,統軍出征。由于軍紀嚴明、士氣高昂,部署運籌得當,岳家軍在三個月內,迅速收復了襄、鄧六州,有力地保衛了長江中游的安全,打開了川陜與朝廷交通道路。正在這大好時機,朝廷卻以“三省、樞密院同奉圣旨”的名義要求岳飛收復六州,然后班師回朝。于是岳飛只得率部回到鄂州。岳飛憑借襄鄧大捷以僅三十二歲年齡被封為侯(武昌郡開國侯),但他并非功名利祿之徒,他念念不忘的是北伐大業。因此他仍不斷上奏,要求選派精兵直搗中原,收復失地,以免坐失良機。在鄂州,岳飛到黃鶴樓登高,北望中原,寫下了這樣一首抒情感懷詞。

滿江紅


【賞析二】

  這首《滿江紅》即由文法入詞,從“想當年”、“到而今”、“何日”說到“待歸來”,以時間為序,結構嚴謹層次分明,語言簡練明快,已具豪放詞的特點。


【賞析三】

  這首詞采用散文化寫法,可分四段,層次分明。

  從篇首到“蓬壺殿里笙歌作”為第一段。寫在黃鶴樓之上遙望北方失地,引起對故國往昔“繁華”的回憶。“想當年”三字點目。“花遮柳護”四句極其簡練地道出北宋汴京宮苑之風月繁榮。萬歲山亦名艮岳。據《宋史·地理志·京城》記載,徽宗政和七年始筑,積土造成假山,假山周圍十余里,堂館池亭極多,建制精致巧妙(蓬壺是其中一堂名),四方奇花珍竹異石,悉聚于此,專供皇室游玩。“珠翠繞”、“笙歌作”,極力寫作了歌舞升平的壯觀景象。

  第二段由“到而今”三字起筆(回應“想當年”),直到下片“千村寥落”句止。寫北方遍布鐵蹄的占領區,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人們的慘痛情景。與上段歌舞升平的景象強烈對比。“鐵蹄滿郊畿,風塵惡”二句,花柳樓閣、珠歌翠舞一掃而空,驚心動魄。過片處是兩組自成問答的短句:“兵安在?膏鋒鍔”、“民安在,填溝壑”。戰士浴血奮戰,卻傷于鋒刃,百姓饑寒交迫,無辜被戮,卻死無葬身之地。作者恨不得立即統兵北上解民于水火之中。“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這遠非“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的新亭悲泣,而言下正有王導“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之猛志。所接二句直寫作者心中宿愿——領軍率隊,直渡黃河,肅清金人,復我河山。這兩句引用《漢書》終軍請纓典故,渾成無跡。“何日”云云,正見出一種急切的心情。

  最后三句,作者樂觀地想象勝利后的歡樂。眼前他雖然登黃鶴樓,作“漢陽游”,但心情是無法寧靜的。或許他會暗誦“昔人已乘黃鶴去”的名篇而無限感慨。不過,待到得勝歸來,“再續漢陽游”時,一切都會改變,那種快樂,唯恐只有騎鶴的神仙才可體會呢!詞的末句“騎黃鶴”三字兼顧現實,深扣題面。

  在南北宋之交,詞起了一次風格化的變化,明快豪放取代了婉約深曲,這種藝術上的轉變根源卻在于內容,在于愛國主義成為詞的時代性主題。當時寫作豪放詞的作家,多是愛國人士,包括若干抗金將領,其中也有岳飛,這種現象有其必然性的。

滿江紅


【賞析四】

  高宗紹興七年(1137),偽齊劉豫被金國所廢后,岳飛曾向朝廷提出請求增兵,以便伺機收復中原,但他的請求未被采納。次年春,岳飛奉命從江州(今江西九江市)率領部隊回鄂州(今湖北武漢市)駐屯。本詞大概作于回鄂州之后。

  詞作上片是以中原當年的繁華景象來對比如今在敵人鐵騎蹂躪之下的滿目瘡痍。開首二句,寫登樓遠眺。詞人極目遠望中原,只見在一片荒煙籠罩下,仿佛有許多城郭。實際上黃鶴樓即使很高,登上去也望不見中原,這里是表現詞人念念不忘中原故土的愛國深情。“想當年、花遮柳護,鳳樓龍閣。萬歲山前珠翠繞,蓬壺殿里笙歌作。”四句,承上“許多城郭”,追憶中原淪陷前的繁華景象。前二句為總括:花木繁盛,風景如畫;宮闕壯麗,氣象威嚴。后二句以兩處實地為例,寫宮內豪華生活。“萬歲山”,即萬歲山、艮岳山,宋徽宗政和年間造。據洪邁《容齋三筆》卷第十三“政和宮室”載:“其后復營萬歲山、艮岳山,周十余里,最高一峰九十尺,亭堂樓館不可殫記。……靖康遭變,詔取山禽水鳥十余萬投諸汴渠,拆屋為薪,翦石為炮,伐竹為笓籬,大鹿數千頭,悉殺之以衛士。”“蓬壺殿”,疑即北宋故宮內的蓬萊殿。“珠翠”,婦女佩帶的首飾,指代宮女。汴京皇宮內,宮女成群,歌舞不斷,一派富庶升平氣象。接下陡然調轉筆鋒,寫現在:“到而今,鐵騎滿郊畿,風塵惡。”“郊畿”,指汴京所在處的千里地面。“風塵”,這里指戰亂。慨嘆汴京慘遭金人鐵騎踐踏,戰亂頻仍,形勢十分險惡。詞作上片以今昔對比手法,往昔的升平繁華,與目前的戰亂險惡形成強烈反差,表露了詞人憂國憂民的愛國感情,和報國壯志難酬的悲憤心情。

  詞作下片分兩層意思,慨嘆南宋王朝統治下士兵犧牲,人民餓死,景況蕭索,希望率師北伐,收復中原。前六句為第一層。開首即以“兵安在”“民安在”提問,加以強調,詞人的憤激之情可見。要反擊敵人,收復失地,首先要依靠兵士與人民,可是兵士早已戰死,老百姓也在饑寒交迫下死亡。“膏”這里作動詞“滋潤”講,“鋒”,兵器的尖端,“鍔”,劍刃。“膏鋒鍔”,是說兵士的血滋潤了兵器的夾端,即兵士被刀劍殺死。“溝壑”,溪谷。杜甫《醉時歌》:“但覺高歌有鬼神,焉知餓死填溝壑。”是說老百姓在戰亂中餓死,尸首被丟棄在溪谷中。“嘆江山如故,千村寥落。”由于金兵的殺戳踐踏,兵民死亡殆盡,田園荒無,萬戶蕭疏,對此詞人不禁發出深沉的嘆喟。后四句為一層。作為“精忠報國”的英雄,詞人決不甘心如此,于是提出:“何日請纓提銳旅,一鞭直渡清河洛。”“請纓”,請求殺敵立功的機會。《漢書·終軍傳》記終軍向漢武帝“自請愿受大纓,必羈南越王而致之闕下。”“提銳旅”,率領精銳部隊。大將的口吻與氣度,躍然紙上。“河、洛”,黃河、洛水,泛指中原。“清河洛”與上“鐵騎滿郊畿”呼應,揮鞭渡過長江,消滅橫行“郊畿”的敵人,收復中原。“一”、“直”和“清”字用的極為貼切,表現了必勝的信念。“卻歸來、再續漢陽游,騎黃鶴。”“漢陽”,今湖北武漢市。“騎黃鶴”,陸游《入蜀記》:“黃鶴樓舊傳費祎飛升于此,后忽乘黃鶴來歸,故以名樓。”結末用黃鶴樓典,不僅扣題,且帶浪漫意味,表示今日“靖康恥,猶未雪”,未能盡游興,“待重新收拾舊山河”后,定再駕乘黃鶴歸來,重續今日之游以盡興。樂觀必勝的精神與信念洋溢字里行間。詞作下片是嘆息在南宋偏安妥協下,士兵犧牲,百姓死亡,景況蕭條。最后希望率師北伐,收復失地,然后回來重游黃鶴樓。


【賞析五】

  詞作通過不同的畫面,形成今昔鮮明的對比,又利用短句,問語等形式,表現出強烈的感情,有極強的感染力。同時,刻畫了一位以國事為己任,決心“北逾沙漠,喋血虜廷,盡屠夷種。迎二圣歸京闕,取故土上版圖”(岳飛《五岳祠盟記》)的愛國將帥形象。讀這首詞,可以想見他下筆時的一腔忠憤、滿懷壯志。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