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午夢扁舟花底,香滿西湖煙水。”楊萬里《昭君怨.詠荷上雨》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12-20 昭君怨(楊萬里)

【原文】

  午夢扁舟花底,香滿西湖煙水。急雨打篷聲,夢初驚。

  卻是池荷跳雨,散了真珠還聚。聚作水銀窩,瀉清波。


【譯文】

  夏日午眠,夢見蕩舟西湖荷花間,滿湖煙水迷茫、荷花氤氳清香撲鼻。突然如篩豆般的陣雨敲擊船篷,發出“撲”、“撲”的聲音,把我從西湖賞荷的夢境中驚醒。

  以為是在西湖賞荷,卻原來是在家中午休,遇急雨擊池中荷葉把我驚醒,夢醒后觀庭院荷池,急雨敲打荷葉,雨珠跳上跳下,晶瑩的雨點忽聚忽散,散了如斷線的珍珠,四處迸射,使人眼花繚亂,最后聚在葉心,像一窩泛波的水銀,亮晶晶的。


【賞析一】

  《昭君怨·詠荷上雨》是宋代詩人楊萬里的詞作。這首小令用輕松活潑的筆調寫自己夢中泛舟西湖和被雨驚醒后的情景。上片寫夢中泛舟西湖花底,驟雨打篷,從夢中驚醒。下片寫醒來所見景物,與先前的夢境相映成趣。本詞構思巧妙,意境新穎,夢境與現實對照寫來,曲折而有層次,極富變化,細細品味,似乎看到晶瑩璀燦的珍珠在碧綠的“盤”中滾動;似乎嗅到荷花的陣陣幽香,有很強的藝術魅力。

昭君怨


【賞析二】

  這首小令用輕松活潑的筆調寫自己夢中泛舟西湖和被雨驚醒后的情景。

  上片寫夢中泛舟西湖花底,驟雨打篷,從夢中驚醒。“午夢扁舟花底,香滿西湖煙水。”“扁舟”,小船;花底,花下。詞人午睡,夢中駕著小船在西湖荷花之下泛游,煙霧繚繞的水面上荷花的香味四溢。這兩句寫的雖是夢境,但形象逼真,如同一幅絕妙的水墨畫,淡筆素描,勾勒出湖面勝景的一個輪廓,呈現在讀者面前。“急雨打篷聲,夢初驚。”突然,一陣暴雨擊打船篷的聲音,把他從夢中驚醒,一瞬間,先前的扁舟、荷花、煙水頓時消失,可以想見,詞人此時對夢境還有些留戀,對雨聲打斷他的美夢不無遺憾。

  下片寫醒來所見景物,與先前的夢境相映成趣。“卻是池荷跳雨,散了真珠還聚。”“卻是”二字,承上啟下,把夢境和現實串在一起。原來,先前夢中聽到的“急雨打篷聲”,睜眼一看,是雨點落在門前池塘中的荷葉發出的聲音。“跳”字說明雨下得很急,與上片的“打”字相呼應。雨珠在荷葉上活蹦亂跳,形同一粒粒的珍珠,“珠珠”被雨點擊散,又重新聚合,因此說“散了……還聚”,若不是觀察仔細,是很難提煉出這樣的佳句來的。“聚作水銀窩,瀉清波。”“水銀”二字作比喻,形象地寫出水珠在荷葉上滾動聚合的狀貌。這兩句是說,雨點聚多了,聚成水銀般的一窩,此時葉面無法承受它的重量,葉上的積水便瀉入池中。“跳”、“散”、“聚”、“瀉”,四個動詞連用,把雨打荷葉,荷葉面上水珠滾動,周而復始的情景寫得活靈活現。


【賞析三】

  作者的詞和詩一樣,都善于描寫事物的動態。錢鐘書的《談藝錄》說:“以入畫之景作畫,宜詩之事賦詩,如鋪錦增華,事半而功則倍,雖然,非拓境宇、啟山林手也。誠齋、放翁,正當以此軒輊之。人所曾言,我善言之,放翁之與古為新也;人所未言,我能言之,誠齋之化生為熟也。放翁善寫景,而誠齋擅寫生。放翁如圖畫之工筆;誠齋則如攝影之快鏡,兔起鶻落,鳶魚躍,稍縱即逝而及其末逝,轉瞬即改而當其未改,眼明手捷,蹤矢躡風,此誠齋之所獨也。”象這首詞明明題作“詠荷上雨”,一開始反從“午夢”入筆,起手便不同凡響。假如是夢見陰雨倒還罷了,誰知夢見的正是滿湖煙雨,氤氳香氣,作者正在這迷人的環境里蕩舟花底。——這些描寫好像跟主題風馬牛不相及,其實是用西湖煙雨襯托庭院荷池:西湖的美景是公認的,那么詞篇就已暗示給你,院中的雨荷有著同樣的魅力。更何況夢中的香正是院池荷花的清香呢!散發的“夢初驚”后該是知道身在家中了,然而他卻以為還在扁舟,因為他把荷上雨聲誤作成了雨打船篷聲。這里描寫已醒未醒的境界,既自然,又別致,而且更加縮短了西湖與院池的距離。“卻是”以下完全離開夢境,并在上半闋已打好的基礎上開始了對“荷上雨”的正面詠寫。“池荷跳雨”指急雨敲打荷葉,雨珠跳上跳下的樣子。接下去,作者把荷葉上面晶瑩的雨點比作真珠,說這些真珠隨著荷葉的跳動忽聚忽散,最后聚在葉心,就像一窩泛波的水銀。這些描寫動蕩迷離,而且比喻新穎,都是“人所未言”者。再說,作者用變幻的手法,把“稍縱即逝”“轉瞬即改”的景象展現在讀者面前,使詞篇的形式同內容一樣,活潑而不受羈絆,也體現了楊萬里“活法”在抒情寫景方面的特殊作用。

昭君怨


【賞析四】

  楊萬里的詩和詞,風格清新、活潑自然,與詩相近。錢鐘書的《談藝錄》說:“以入畫之景作畫,宜詩之事賦詩,如鋪錦增華,事半而功則倍,雖然,非拓境宇、啟山林手也。誠齋、放翁,正當以此軒輊之。人所曾言,我善言之,放翁之與古為新也;人所未言,我能言之,誠齋之化生為熟也。放翁善寫景,而誠齋擅寫生。放翁如圖畫之工筆;誠齋則如攝影之快鏡,兔起鶻落,鳶飛魚躍,稍縱即逝而及其未逝,轉瞬即改而當其未改,眼明手捷,蹤矢躡風,此誠齋之所獨也。”

  這首《昭君怨》是其最著名的詞作,短短四十個字卻描摹了“舟、花、香、水、雨、聲、夢、荷、珠、煙、水銀、清波”等等或真切清新或飄渺空靈的虛實景物,可謂萬麗紛呈,意象萬千,共同造筑了引人入勝之人間佳境,真是令人不禁傾倒、欣然神往。


【賞析五】

  楊萬里(1127——1206) 字廷秀,號誠齋,吉州吉水(今屬江西)人。高宗紹興二十四年(1154)進士。曾任太常博、廣東提點刑獄、尚書左司郎中兼太子侍讀、秘書監等。主張抗金,正直敢言。寧宗時因奸相專權辭官居家,終憂憤而死。詩與尤袤、范成大、陸游齊名,稱南宋四家。構思新巧,語言通俗明暢,自成一家,時稱“誠齋體”。 著有《誠齋集》。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