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陳亮《水龍吟.春恨》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7-07 水龍吟(陳亮)

【原文】

  鬧花深處層樓,畫簾半卷東風軟。春歸翠陌,平莎茸嫩,垂楊金淺。遲日催花,淡云閣雨,輕寒輕暖。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賞,都付與、鶯和燕。

  寂寞憑高念遠,向南樓、一聲歸雁。金釵斗草,青絲勒馬,風流云散。羅綬分香,翠綃封淚,幾多幽怨?正消魂,又是疏煙淡月,子規聲斷。


【譯文】

  高樓掩映在花開深處,春風輕輕柔柔,畫簾半卷半掩。一路春風,吹綠了人間,平野上青草無邊無際,垂柳的柳條黃色輕淺。遲遲的美景催促著花兒開放,淡淡的云彩還有春雨點點,天氣溫和宜人,輕寒或輕暖。只恨如此美好,景色如此美麗,無人欣賞,卻全都付給黃鶯和飛燕。寂寞時憑欄念遠,聽南樓有一聲聲歸雁的哀鳴 。不禁又想起起歡樂的從前,你拔下金釵去斗百草,我牽著青絲韁繩的寶馬,癡情地看你,但這一切風流的日子都都已成過眼云煙。你贈與我熏香的羅帶,那翠色的絲巾上還有你的淚痕,那里包含著你多少幽怨。淡煙冷月,正是杜鵑歸來時。


【賞析一】

  這是一首婉約的抒情之作,通過春日登樓的感觸,表達了詞人思念中原失地的懷遠之情,不同于詞人以往雄放恣肆、慷慨豪邁風格的詞作。

  上片描寫迷人的春景,抒發了內心的愁緒。開篇一個“鬧”字將花的精神情態烘托出來,也概說了春天之景,煦暖的東風使得春光春色更加明媚動人。那漸長的春日,催促百花綻放;那淡薄的云層,促使微雨暫收;這時的氣候最好,不寒也不暖。這些全是春回大地后的景色。本來最能引起人游玩的興致,但是詞人將筆鋒一轉,說“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賞,都付與、鶯和燕”,緊扣“春恨”的主題,說明今朝因中原淪陷,縱使春色宜人也沒有人來賞玩。

  詞的下片通過寫男女的離情別緒表達了詞人對故國的懷念和悵恨之情。因孤寂而登高懷遠的主人公,只能對著南樓詢問歸雁,可見其處境的孤苦。“金釵斗草”三句是對當年賞心樂事的回憶,可現在都沒了蹤影。“羅綬分香”三句寫主人公難以忘記別時之情,難以止住相思之淚,難以排遣久別之怨。最后三句重又回到現實中來,迷蒙的煙月,斷續的杜鵑啼鳴,這凄涼的春景更好地襯托了詞人孤寂銷魂的凄苦心境,給人留下了豐富的想象空間。

  整首詞布局嚴謹、結構巧妙,上下片看似無關,實則相連,將詞人悵然凄苦的情感很好地表達了出來。

水龍吟


【賞析二】

  這首詞上片,作者幾乎傾全力烘托春景的無比美好,而歇拍三句,卻來一個大轉折,指出人們以不能游賞美好的春景為憾事,以如此芳菲世界被鶯燕所占有為惋惜,才領會前面之所以傾全力描繪春景者,是為了給后面的春恨增添氣勢。蓋春景愈美好,愈令人惆悵,添人愁緒,也就是春恨愈加強烈。杜甫所謂“花近高樓傷客心”(《登樓》),“感時花濺淚”(《春望》),即為此種思想感情的反映。下片似另出機杼,獨立成篇,其實不然,它是全詞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上下片有嶺斷云連之妙。上片因春景美好反而引起春恨,這是客觀景物與內心世界的矛盾,而所以鑄成此種矛盾的,傷離念遠是一個主要因素,下片就是抒寫離愁別恨的,因而實與上片契合無間。從賞心樂事的一去不返,別后別久的十分懷念,別時景色的觸目銷魂,都在刻畫主人公的感情深摯。可是作者是一位“推倒一世之智勇,開拓萬古之心胸”(黃宗羲《宋元學案·龍川學案》)的鐵錚錚漢子,他寫作態度嚴謹,目的性明確,每一首詞寫成后,“輒自嘆曰,平生經濟之懷略已陳矣”(葉適引陳亮語)。所以很難想象他會寫出脂粉氣息濃郁的艷詞。據此,才知下片的閨怨是假托的,使用這類表現手法在詩詞中并不鮮見,大率以柔婉的筆調,抒憤激或怨悱的感情。此種憤激之情是作者平素郁積的,而且與反偏安、復故土的抗金思想相表里,芳菲世界都付鶯燕,實際的意思則是大好河山盡淪于敵手。為此,清季詞論家劉熙載評這幾句詞:“言近旨遠,直有宗留守(宗澤)大呼渡河之意。”(《藝概》)以小詞比壯語,不覺突兀,是因其精神貼近之故。

  陳亮傳世的詞七十多首,風格大致是豪放的,所以明代毛晉說:“《龍川詞》一卷,讀至卷終,不作一妖語、媚語,殆所稱不受人憐者歟!”(《龍川詞跋》)后來他看到此篇及其他六首婉麗之詞,修正自己的論點,曰:“偶閱《中興詞選》,得《水龍吟》以后七闋,亦未能超然。”(《龍川詞補跋》)其實毛晉本來的論點還是對的,無須修正。作家的作品,風格、境界可以多樣。陳亮詞的基調是豪放的,但也出現一些婉約的作品,毫不足怪。蘇軾《水龍吟·和章質夫楊花》、辛棄疾《摸魚兒·暮春》,情調豈不纏綿凄婉,但畢竟與周(邦彥)、秦(觀)不同,蘇、辛和陳亮的詞,和婉中仍含剛勁之氣,所謂骨子里還是剛的,關于這一點,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的出。


【賞析三】

  起首用“鬧”字烘托花的精神情態,同時總攬春的景象,與宋祁《玉樓春》“紅杏枝頭春意鬧”句相比,毫不遜色,加上東風軟(和煦),更烘托出春光明媚,春色宜人。翠陌,翠綠的田野;平莎茸嫩,平鋪的嫩草,用茸嫩形容初春的草,貼切恰當;垂楊金淺,淺黃色的垂柳。遲日催花,春日漸長,催動百花競放;淡云閣雨,云層淡薄,促使微雨暫收;輕寒輕暖,不寒不暖,氣候最佳。這些都是春歸大地后帶來的春景、春色。薈萃如此多樣的美好景色,本可引人入勝,使人目不暇接而留連忘返。可是歇拍四句卻指出:在今朝,游人未曾賞玩這芳菲世界,只能被啼鶯語燕所賞玩。鶯燕是“能賞而不知者”(《草堂詩余正集》沈際飛語),游人則為“欲賞而不得者”(同上)。

  鑒于人情世故都是這樣,尚有何心踏青拾翠!過片兩句,因寂寞而憑高念遠,向南樓問一聲歸雁。從上片看,姹紫嫣紅,百花競放,世界是一片喧鬧的,可是這樣喧鬧的芳菲世界而懶得去游賞,足見主人公的處境是孤立無助的,心情是壓抑的。雁足能傳書信(見《漢書·蘇武傳》),于是鴻雁充當了信使,因為征人未回,向南樓探問歸雁消息。金釵三句,謂昔年賞心樂事,而此時已如風消云散。金釵斗草,拔金釵作斗草游戲。宗懔《荊楚歲時記》:“競采百藥,謂百草以蠲除毒氣,故世有斗草之戲。”青絲勒馬,用青絲繩做馬絡頭。古樂府《陌上桑》:“青絲系馬尾,黃金絡馬頭。”羅綬三句,謂難忘別時的戀情,難禁別后的粉淚,難遣別久的幽怨。羅綬分香,臨別以香羅帶貽贈留念。秦觀《滿庭芳》“羅帶輕分”,亦此意。翠綃封淚,翠巾裹著眼淚寄與對方,典出《麗情集》記灼灼事。幾多幽怨,數不清的牢愁暗恨。正銷魂三句,有兩種斷法,一斷在“魂”字后,另一斷在“又是”后,兩者都可,而后者較恰當。因為一結要突出“又是”之意,用“又是”領下面兩句,由于又看到了與昔年離別之時一般的疏煙淡月、子規聲斷,觸發她的愁緒而黯然銷魂。子規,一名杜鵑,相傳古代蜀君望帝之魂所化。(《華陽國志·蜀志》)子規鳴聲凄厲,最容易勾動人們別恨鄉愁。

水龍吟


【賞析四】

  這首詞初看起來,是一首傷春念遠的詞。上闋寫春光爛漫,又作轉折,說春色如此美妙,卻無人欣賞。下闋開頭既已點明全詞的“念遠”主旨,接下通過回憶,寫昔日邂逅的情境與別后的“幽怨”,后又回到眼前,煙月迷離,子規聲咽,一片凄清景致,更增幾多離愁。

  陳亮乃南宋氣節之士,其創作絕少兒女情長。故有人認為此作寄托了恢復之志。


【賞析五】

  本詞別本題作“春恨”。上片前半部分有力渲染春光之明媚與氣候之宜人,下片托閨怨以抒寂寞凄涼的身世之感。

  全詞意境凄婉,柔麗中蘊含著一種剛勁之氣。正消魂,又是疏煙淡月,子規聲斷。“正消魂”三句以景結情:“子規”,即杜鵑,鳴啼凄厲,其聲似喚“不如歸去”,聞之觸發杯鄉思歸之情,流露出偏都臨安(杭州),徒望中國故都不得不歸返之傷痛。而“疏煙淡月”則暗示出詞人從“遲日”至淡月的憑高念遠之久與極目傷神之切。在這首詞中,作者與主人公,即樓中人時分時合,或虛或實,不能確指,也無須嚴格區分,一切只是為抒情而設,正因為如此,這首詞才顯得格外隱約曲折,耐人尋味。劉熙載《藝概》說:“同甫《水龍吟》云:‘恨芳菲世界,游人未賞,都付與鶯與燕。’言近旨遠,直有宗留守大呼渡河之意。”認為本詞有政治寄托,非一般春怨閨思,不為無見。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