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王沂孫《眉嫵.新月》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7-01 眉嫵(王沂孫)

【原文】

  漸新痕懸柳,淡彩穿花,依約破初暝。便有團圓意,深深拜,相逢誰在香徑。畫眉未穩。料素娥、猶帶離恨。最堪愛、一曲銀鉤小,寶奩掛秋冷。

  千古盈虧休問。嘆慢磨玉斧,難補金鏡。太液池猶在,凄涼處、何人重賦清景。故山夜永,試待他、窺戶端正。看云外山河,還老盡,桂花舊影。


【譯文】

  冉冉升起的新月如眉痕懸在柳梢,淡淡的月彩穿過花樹,隱隱約約劃破了初降的昏暝。看著這新月便生出團圓的意愿,閨中人于是對它深深禮拜,可我能和誰相逢在香徑?看新月如秀眉還沒有畫完,想必是月中嫦娥還帶著離恨。而最叫人憐愛的是,這彎新月像一曲小小銀鉤,于秋夜掛著閨人的寶簾分外清冷。

  休要去問千古以來月兒的盈虧圓缺,可嘆的是任我慢磨玉斧,也難以修補殘破的金鏡。長安故都的太液池依然還在,但到處是荒蕪凄涼的景色,何人能重新賦寫昔日的清景?在這故鄉漫漫的長夜里,期待它破鏡重圓端正地照我門庭。再看云外遼闊殘破的河山,見到的還是桂花衰老的影子。


【賞析一】

  此詞為歌詠新月以寄托故國山河破碎之悲憤的作品,寫于南宋覆亡之際。

  上片寫賞玩新月之感。起筆描繪新月初升,“懸柳”、“穿花”,仰觀俯視所見。日落月升,故曰“破初暝”。“團圓意”,拜月人所祝所愿。“畫眉未穩”與“新痕”遙應,引出“離恨”,借天上月寓人間愁。“銀鉤”、“秋冷”,悵觸悲涼情悰,播撒人間世界。上片句句寫新月,處處盼月圓。下片放開筆勢,立足于宇宙歷史視角,縱論盈虧圓缺的演變。“盈虧休問”,含凄楚難言之痛:“難補金鏡”,吐無力回天之恨;“何人重賦”,抒無限今昔之感。“夜永”、“試待”,寫出遺民心中長夜漫漫、祈盼殷殷的憂思。收拍又作頓宕,含月輪盈虛有時,而山河舊影復現無期之慨。全詞以新月意象象征,映襯淪亡故國的殘缺,或寫景寓情,或雙關運典,意象柔麗而蒼涼,情景深惋而沉郁。

王沂孫


【賞析二】

  本篇為詠新月抒憤之作,作于南宋滅亡后,是詞人詠物言志的名篇。雖題為《新月》,然全詞無一“月”字,足見詞人的匠心獨運。

  詞的上片寫賞玩新月,細膩工致。“漸新痕懸柳,淡彩穿花,依約破初暝”寫新月緩緩上升的情景,著意刻畫出一派清新優美的背景;“便有團圓意”三句緊扣古人拜月的習俗,表現了人們期盼團圓之情;“畫眉未穩”三句寫彎月之狀,隱含憂愁;“最堪愛”三句寫出新月的纖小,表達了對新月的憐愛之情。

  下片引典設喻,以新月難圓寄寓金鏡難補的悲憤,表達重整山河恢復故國的熱望,意境蒼涼沉郁。“千古盈虧休問”寫月亮千古以來的圓缺變化,暗喻人世的無常;“嘆慢磨玉斧”暗喻復國無望,“太液池”二句寫昔日的清景難再復;“故山夜永”三句表達了重整山河的愿望,期待能在月影中看到故國山河;結句發出無可奈何的嘆息:再看云外遼闊殘破的河山,見到的還是桂花衰老的影子,抒發了對國破家亡的悲痛之情。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評全詞“一片熱腸,無窮哀感” 。


【賞析三】

  本詞約作于南宋亡國前后,為詠新月抒情之作,借詠新月寄寓故國淪亡的沉痛之感。上片刻畫初升新月的嫵媚動人,借嫦娥之恨宛抒人間的離愁,多用閨中意象,輕柔婉麗。下片望月興嘆,抒發山河破碎,金鏡難補、回天無力的悲慨。流露出深沉的亡國之痛。多用歷史上的傳說典故,蒼涼悲慨,有良臣不再、金甌難補之嘆。

  全詞意象朦朧,空靈蘊藉,寄慨遙深。唐宋人均有拜新月的習俗,本詞即以此為發端。國家殘破,新月依舊,習俗相仍,詞人為此而生興亡之感。首三句以“漸”字領起,精細入微地刻畫初升的新月,著意烘托一種清新優美的氛圍。“漸”字精當至極,一寫出新月徐徐升起之景,二是含有新月漸漸擴展之態。“便有團圓意”三句扣合拜月習俗,表現人們企盼人事兩團圓之意,寫出新月帶給人們新的希望。“最堪愛”三句以高遠冥漠的秋空,襯出新月的纖小,使詞人生出無限愛憐之意,表現了纖弱個體間的親切認同。即對整個社會來說,個人是渺小的,作者自己更感到渺小和微不足道,對浩瀚無垠的蒼穹來說,新月也小得可憐,對新月的憐愛中具有一種幽邈的意蘊,寄寓著渺小穎弱的人生與冷漠無情的宇宙相對時所產生的充滿悲憫虛無意味的棖觸之情,具有悲劇意識,為下片的慨嘆作好鋪墊。下片將筆放縱開來,“千古盈虧休問”一句括盡月亮與人世亙古以來盈虧往復的變化規律,這種超越一切具象而領悟到時間之永恒的宇宙感,帶有一定的虛無色彩,也有很深的哲理意味。“嘆慢磨玉斧”,一句惜復國無望。“太液池”二句傷盛世難再。“故山夜永”以下寫即使盼到月圓,也只能在月影中依稀看到故國山河的影像而已。意象幽邈,感慨殊深。結句更是無限感傷:明月尚有圓時,而山河破碎卻難以恢復。正如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評論這首詞時所說:“一片熱腸,無窮哀愁。”全詞把詠月與感懷巧妙結合起來,多層次,多側面,多角度地抒發了國亡家破的深深悲痛和無可奈何的嘆息。“寓意微而多諷。后半忽用縱筆,卻又是虛筆,寄概無端,別有天地。極龍跳虎臥之奇,海涵地負之觀”(陳廷焯《詞則·太雅集》)。

王沂孫


【賞析四】

  這是一首詠月之作。上闋描繪新月,刻意渲染一種清新輕柔的優美氛圍。極寫它的嫵媚動人。“便有團圓意”表層寫閨情,包含山河一統的愿望。下闋望月興嘆,借月抒懷。“千古盈虧”既指月,又喻歷代興亡。“太液池”三句寫回天無力的沉痛和復國無望的哀嘆。“故山”數句又升騰起新的希望。

  全詞將賞月、觀月,因月感懷作為線索,綿綿君國之思,全借詠月寫出,托物寄懷,耐人尋味。


【賞析五】

  江山已易主。在詞人王沂孫那里。故國之意仍是一絲扭不斷的情結。連新月也被詞人賦予了這層含義。在強大的、不容置疑的永恒規律面前,詞人希冀把握住一種必然。面對宗祖沉淪,今昔巨變之痛,詞人借詠新月寄寓了對亡國的哀思。全詞將賞月、觀月,因月感懷作為線索,綿綿君國之思,全借詠月寫出,托物寄懷,耐人尋味。

  上片描繪新月,刻意渲染一種清新輕柔的優美氛圍。極寫它的嫵媚動人。“漸新痕懸柳,淡彩穿花,依約破初冥。”由“漸”字領起,刻畫初升的新月,烘托出一種清新輕柔的優美氛圍。新月如佳人一抹淡淡的眉痕,懸掛柳梢之上。新月漸升,月色輕籠花叢,輕柔的月色象無力籠花,若有若無地穿流于花間,不斷升騰仿佛分破了初罩大地的暮靄。三句充滿新意地寫出新月的獨特韻致。對清新美妙的新月,生出團聚的祈望。接著,“便有團圓意,深深拜,相逢誰在香徑”。“深深拜”三字,寫出“團圓意”的殷切期望。但同賞者未歸,詞人不免頓生“相逢誰在香徑”的悵惘,欣喜和祈望一瞬間蒙上了淡淡的哀愁,新月也染上凄清的色彩。由憧憬變為悵惘,不覺以離人之眼觀月。纖纖新月好象尚未畫好的美人蛾眉,想是月中嫦娥傷別離之故,借嫦娥之態托出“碧海青天夜夜心”的自傷孤獨之情。

  “畫眉未穩”應和“新痕”。與緊扣“素娥”、“離恨”由月及人,虛托出詞人委婉曲折的情愫。“最堪愛”一曲銀鉤小,寶簾掛秋冷。由月中嫦娥的象外興感折回新月。在無垠的夜空中,新月象銀鉤似的遙掛在夜空。夜空浩茫,新月何其小也。秋空之“冷”,新月之“小”它使詞人對新月的憐愛之情,具有一種幽渺的意蘊。

  上片詞人表達了對新月在浩茫宇宙中之渺小的悵惘之情,隨之下片將筆一縱,大墨一揮“千古”振起,語意蒼涼激楚。“千古盈虧休問”一語括盡月亮與人世來盈虧往復的變化規律。由此領悟到支配無限時間永恒規律的宇宙感,反觀人世充滿了生命短促,世事無常,興亡盛衰不容人問的悲哀。“嘆慢磨玉斧,難補金鏡”,用玉斧修月之事,表現出極為沉痛的回天無力復國無望的絕望和哀嘆。“休問”、“慢磨玉斧”(慢同謾,徒勞之意)、“難補金鏡”的決絕之語,表達一種極其絕痛、惶惑和悲哀的情感。涵括著一種融歷史透視和宇宙透視為一體的時間憂患意識。

  “太液池猶在,凄涼處、何人重賦清景。”總括歷朝宋帝于池邊賞月的盛事清景。陳師道《后山詩話》載:宋太祖曾臨池飲酒,學士盧多遜作詩:“太液池邊看月時,好風吹動萬年枝。誰家玉匣開新鏡,露出清光些子兒。”周密《武林舊事》曾記載宋高宗和宋孝宗也有臨池之舉。王沂孫此詞中的“嘆慢磨玉斧,難補金鏡。太液池猶在,凄涼處、何人重賦清景”,由感而發,寥寥幾筆,寫盡古今盛衰,此時已物是人非,情景凄涼之極。

  “故山夜永”,“夜永”托出殘月黯淡之景,象征亡國之哀。漫漫長夜中,永久無盡地煎熬著亡國遺民的心靈。至此,已將詞人的亡國哀傷寫到極致。“試待他、窺戶端正”,奇峰另起,見出沉郁頓挫之姿。

  “窺戶端正”應上“團圓意”。故鄉山河殘破,設想他日月圓之時,“還老盡,桂花影。”桂花影,傳說月中有桂樹,這里指大地上的月光。月亮自是盈虧有恒,而大地山河不能恢復舊時清影,其執著纏綿地痛悼故國之情,千載之下,仍使人低徊不已。

  唐人有拜新月之俗,宋人也喜歡新月下置宴飲酒。臨宴題詠新月,也是南宋文士的風雅習尚。賞月觀月、因月感懷,是貫穿全篇的線索。循著作者因新月而生的今昔縱橫的意識情感流動軌跡,和新月相系的人情典事,寄托詞人的懷國之情。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