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寒窗夢里,猶記經行舊時路。”張炎《月下笛》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7-01 月下笛(張炎)

【原文】

  孤游萬竹山中,閑門落葉,愁思黯然,因動黍離之感。時寓甬東積翠山舍。

  萬里孤云,清游漸遠,故人何處?寒窗夢里,猶記經行舊時路。連昌約略無多柳,第一是、難聽夜雨。謾驚回凄悄,相看燭影,擁衾誰語?

  張緒。歸何暮。半零落,依依斷橋鷗鷺。天涯倦旅,此時心事良苦。只愁重灑西州淚。問杜曲、人家在否?恐翠袖、正天寒,猶倚梅花那樹。


【譯文】

  我像一片孤云飄游萬里,四處游歷越走越遠,朋友啊你如今在何處?獨臥寒窗下凄涼夢里,還記得當年杭州舊游之路。連昌宮稀稀落落沒有幾棵柳樹,最讓人難過的是聽瀟瀟夜雨。短夢驚醒后凄涼沉寂,相對的只有燭下孤影,我獨擁寒被誰來和我共語?

  像南朝張緒為何遲遲不歸?可憐已一半零落還依依眷戀,斷橋邊那些舊時盟友鷗鷺。我浪跡天涯倦于行旅,此刻心事如麻無比凄苦。只愁重返杭州又會淚如泉涌,怎敢問舊時的豪族還在否?怕她翠袖單薄在寒天昏暮,依然愁倚門前的梅樹。


【賞析一】

  這是首感懷之作。宋亡后,張炎懷著國破家亡的心情在各地漫游。

  此次北游,詞人有尋故人蹤跡的目的,卻看到山舍門庭冷落,落葉滿地,故為之悵然。他即景抒懷,渲瀉君國之哀思,為自己的孤獨而感傷。滯留天涯,更為孤苦。下闋詞人以張緒自比,意謂飄泊已久,似無家可歸,無路可投。昔日之友,已所剩無多,更顯孤獨。“問杜曲”代指故國,此句寫出了詞人的亡國之痛,孤獨、悵怨之情更加濃重。最后以梅樹自喻作結,表現自己的風骨與氣節。全詞運用有關典故,展開抒情描寫,感情沉痛,風格凄婉。

月下笛


【賞析二】

  縱觀整詞,在構思上比較特別,它主要是通過颯風夜雨來烘托深秋的凄涼,并由此散發開來,把自己漫游的經歷與;黍離;之感串接成為一首凄愴纏綿的抒情詩。作者素以詠物著稱詞壇。

  全詞看似平淡,實則寓意深長,把故國之痛,遺黍之悲一筆寫盡。歷朝歷代備受好評,成為流傳千古,膾炙人口的好詩篇。


【賞析三】

  《月下笛》是“遺民”張炎抒發其遺民心態的一首詞。南宋已亡,身懷家國之恨的張炎在甬東一帶流寓。在孤游萬竹山,幽清廖寂的環境并未使其淡忘。亡國之恨,反而愁思黯然。這首詞的悲涼激楚,當為其心聲之反映。

  起調令人凄愴渺茫:“萬里孤云”。“孤云”,是詞人的化身。孤云在詩詞里喻人蘊含了特定的感傷。

  “清游漸遠,故人何處。”漂泊的日子是那么凄涼,使人找不到方向。“故人何處?”這一聲呼喚,將亡國之痛,身世之悲,一齊傾訴出來。日間無法排解,夜里還形于夢寐。

  “寒窗夢里,猶記經行舊時路”。夢中時景“連昌約略無多柳,第一是、難聽夜雨”。用連昌來指代南宋故宮,透出銅駝荊棘的意思。此時夢想中,宮中的柳樹仿佛已衰殘無幾,非復當年意態。蕭蕭的夜雨。蕭蕭夜雨襲來,令人不堪忍受。不期然從夢中醒來,卻是在異鄉夜里。燈光搖曳中,誰能和我共話?心緒的悲涼令人凄然。

  “張緒”,指詞人以南齊張緒自況。以此比擬自己青年時的風度。但是而今的張緒也不像亡國前那樣“風流可愛”,卻是已衰落的蒲柳。“歸何暮!遲暮之年還不能回鄉呢?”半零落依依,斷橋鷗鷺“。勾起作者無端心事。西湖斷橋邊的鷗鷺已零落過半,卻是舊侶凋殘,前盟難踐。

  隨之一轉”只愁重灑西州淚,問杜曲人家在否?“卻是”西州淚“取不忍重經舊地之意。張炎的亡國破家之痛,遠過羊曇生死知遇之悲。”杜曲“,指高門大族聚居的地方:”人家“,指張炎自己的家。據記載,張炎家世顯耀,祖父時家境顯赫。但元兵入臨安后,祖父被殺家產被沒。張炎心中留下了永遠的創痛。家國之痛是忘不了的。煞尾又化用杜甫詩句,寫道:”恐翠袖、正天寒,猶倚梅花那樹。“

  這是張炎藝術風格的代表作。在抒發亡國之悲時,運用了較為深刻和曲折的筆法。用典貼切、想象豐富、含蓄深厚,風格轉為”清空“。以深邃的意境,而亡國之恨的痛烈心境楮墨內外。

月下笛


【賞析四】

  張炎,1248——約1320,字叔夏,號玉田,又號樂笑翁,鳳翔;今陜西鳳翔縣;人。難度后寓居臨安。南宋初大將張浚后裔。宋亡后曾北游元都謀官,后失意南歸,落魄而終。其早年生活優裕,日以文酒自娛,詞作多歡愉明暢。宋亡后,家道中落,格調悲涼凄婉。其詞意度超遠,語言清麗,多追懷往昔之作,善以清空之筆狀淪落之輩。曾從事詞論研究,對詞的音律,技巧,風格,皆有論述。著有【山中白云詞】,【詞源】。

  這是一首抒情詞作,創作此詞時,南宋滅亡以二十余年。作者這時正顛簸流離于甬東,雖如此,卻時時懷念,淡忘故鄉杭州,由此借不凡的文筆在詞中通過對故鄉的懷念表現出一種深沉的故國之思。


【賞析五】

  上闋寫夢中及夢醒后的感觸。開篇至;難聽夜雨;寫夢中所見。把;萬里;清游;的行程做了一個概括性的交代。并把自己比擬為漂浮萬里的一片;孤云;極言落魄狀。人在落魄時,最渴望的是親情與友情。然而,越是這樣,越難得到親友的關愛;故人何處;故人都不在身邊,作者當時的心情可想而知。;連昌;等句是夢境,字面上是唐官,實際指宋朝的故宮。;無多柳;,再加上秋雨淅瀝,豈不更加凄慘,所以我的理解是;第一是難聽夜雨;。;漫驚回;以下三句寫夢醒后的情景。;燭影;寫客舍的孤單;擁衾;寫寒秋難耐——。

  下闋寫;心事良苦;。;良苦;以前是對故都的向往,以下則是對;故人;,的懷念,與開篇的三句相呼應。杭州是南宋的都城,同時也是生他養他的故鄉。詞人不僅想念西湖的;斷橋;而且還掛念斷橋邊的;鷗鷺;。故鄉山水的美好那是人所共知的,但美好的風景總是跟人的生活密切聯系在一起的,所以他更不能忘懷那給他美好印象的;杜曲人家;他更熱愛;翠袖正天寒,猶倚梅花那樹;的理想中的;佳人;。這首詞正是通過這種由表及里,由淺入深,層層疊近的手法,層次分明地展出作者對故國的熱愛,對堅持民族不肯投降為官的故人的由衷熱愛、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