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周邦彥《關河令》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6-26 關河令(周邦彥)

【原文】

  秋陰時晴漸向暝,變一庭凄冷。佇聽寒聲,云深無雁影。

  更深人去寂靜。但照壁、孤燈相映。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


【譯文】

  時陰時晴的秋日又近黃昏,庭院突然變得清冷。佇立在庭中靜聽秋聲,茫茫云深不見鴻雁蹤影。

  夜深人散客舍靜,只有墻上孤燈和我人影相映。濃濃的酒意已全消,長夜漫漫如何熬到天明?


【賞析一】

  周邦彥(1056—1121),字美成,號清真居士,北宋末期著名的詞人,音樂家,錢塘(今浙江杭州)人。《關河令》是詞人的代表作之一。詞作中,表現了詞人思家、孤寂的心情。

  在詞的上片,主要寫詞人站在庭院等候親人的消息的情況,然而,最終盼來的卻是“無雁影”。

  詞人首先寫道:“秋陰時晴漸向暝。”“暝”即天色昏暗。“漸”即慢慢地,一點一點的意思。詞人開始就寫出了一個陰雨連綿,而偶爾又放晴,但現在已是薄暮昏暝,秋景凄清的時候。王國維說:“一切景語皆情語”。可以說,詞人說描繪的景象,正是旅人心境的外化表現。宋玉在《九辨》中也說:“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唐代詩人杜甫在《登高》中寫道:“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歐陽修在《秋聲賦》中寫道“予曰:‘噫嘻,悲哉!此秋聲也。胡為而來哉?蓋夫秋之為狀也,其色慘淡,煙霏云斂;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氣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蕭條,山川寂寥。’”這些詩文都表明了詩人們對蕭瑟秋景的傷惑。

  接著寫道:“變一庭凄冷。”在這久雨而一時放晴的情況下,處于孤獨而漂泊不定的旅客,獨自默默地站在清冷的客舍庭中。“一”即“全”,“整個”。這里,可以說,此時此刻的詞人,不但承受著一庭凄冷而浸入骨髓的寒氣,而且也受到刻骨銘心的思親情感的煎熬。這里,詞人用“一庭”,表明了詞人所處的環境都是凄涼的,自己也是孤獨的,寂寞,無奈的。這就為后面表現自己對親人無盡的、刻骨銘心的思念奠定了基礎,也營造了凄涼的氛圍。

  于是,詞人寫道:“佇聽寒聲,云深無雁影。”“寒聲”指秋聲。其聲包括諸如“風聲”、“秋雨聲”、“落葉聲”,甚至“蟲鳴聲”等。歐陽修在《秋聲賦》中寫道“噫嘻,悲哉!此秋聲也。”“雁”即大雁,鴻雁。在中國古代,人們都認為大雁能為人們傳書送信。其實大雁的準確時間的遷徙,羈旅他鄉的游子,或者閨中人兒,總是希望思念的人按時歸來,或者按時回來。然而,一聲長鳴隱約地從云際傳來,好似鴻雁聲聲,可是,抬頭四望,在那布滿云層的盡頭并無大雁的蹤影。這大雁聲聲,是詞人心理的表現,是一種幻覺。恰是這幻覺,表現出了詞人思念親人那急迫而沉重的心情。這是一種心理表現,情感淤積的必然。

  接著的下片,主要寫詞人想借酒消愁,可是“舉杯消愁愁更愁”啊!當酒醒之后,孤棲之愁更加難以排解。

  詞人在過片中寫道:“更深人去寂靜。”這一句在結構上承上啟下。其中的“更”字,可以說,將詞的境界推進了一步。其中,“人去”就是說住宿旅館來來往往的人都離開了,留下的就是詞人自己了。詞人描寫“寂靜”而孤獨寂寞的處境,不但表現了“斷腸人在天涯”的羈旅漂泊之苦,也表現出詞人遠離親人的思念之苦。我們從結構上說,“人去”也與下文“孤燈”相應。這里,寫詞人在客舍臨時與他人聚會后,人已經散去反而增添了愁苦。

  接著寫道:“但照壁孤燈相映。”“但”即只,只有。意思說說,酒盡人散,只有一盞孤燈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粉壁上。這個時候,孤燈映照孤獨的人。我們可以想象,詞人多么希望“借酒消愁”啊!酒醉還可以麻痹自己神經,可以暫時忘記憂愁。

  然而,又哪能那樣如意呢?于是詞人寫道:“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消夜永”就是熬過這漫長的夜晚。是的,李白不是“舉杯消愁愁更愁”嗎?對此人來說,又何況不是這樣啊!一時的麻醉,總得有醒來的時候。詞人在此就寫了酒已過,人已醒的時候。面對這漫漫的長夜,孤獨、寂寞,憂思一起涌上心頭,壓得詞人喘不過氣來。在詞人看來,今晚的日子這樣過去。一句“如何消夜永”出強調了詞人的旅思鄉愁。

  在藝術上,這首詞主要表現在以下幾方面:首先,曲調哀婉,情深意切。其次,意象鮮明,意境深遠。再次,詞語恰到,含蓄生動。

關河令


【賞析二】

  本詞抒寫人在異鄉之苦,取境典型。上片開頭兩句描繪一個多陰少晴的秋景,而且已近昏暮。這情景與旅人的苦悶迷茫的心境極為相似。景為情取,情借景觀,主體心境與客觀景物相契合,這便是常說的意境。下兩句寫獨立聽寒聲,這寒聲是否就是云深處的雁鳴,處于兩可之間。但旅人百無聊賴的神情卻表現得極為充分。下片開頭說“人去”后的寂靜。上片無人,下片忽而有人,有些突兀。此人是何人?情人,朋友,均不是,乃陌生的旅客也。人獨自在外投宿,最難耐的是寂寞,所以,盡管是陌生人,只要住在一起,便可相互搭話聊天,互相均可得到些許慰藉。但夜已深,那些人也離去,故更感到凄涼孤獨。只有孤燈映照著空屋而已。“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原來曾借酒澆愁,到深夜酒意已盡,怎以挨到天亮呢?時間越來越長,然苦越來越深,情和景同時推進。取境典型,結句直接抒情。全詞以時間為線索,章法縝密,構思嚴謹。感情步步推進,格調清峭,情味淡永。

  這首小令系悲秋之作。聲瀟瀟,卻無鴻雁傳書,期盼落空,寒意逼人。寫夜深人去,惟孤燈作伴,以酒澆愁愁更愁,漫漫長夜孤苦難,李清照《聲聲慢》一詞”冷冷清清“,”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守著窗兒,獨自怎生得黑”等境界,似從中看到借鑒處。


【賞析三】

  這首詞寫羈旅孤棲的情景。詞的上片寫日間情境,于明處寫景,暗里抒情,寓情于景;下片寫夜間的情景,于明處抒情,襯以典型環境,情景交融。

  上片一開篇就推出了一個陰雨連綿,偶爾放晴,卻已薄暮昏暝的凄清的秋景,這實很像是物化了的旅人的心境,難得有片刻的晴朗。“秋陰時作漸向暝”,這是以白描手法勾出秋天時陰時晴、陰冷、黯淡的特點,這似乎是客觀事物的直敘,然而一句“變一庭凄冷”,就將詞人的感情突現出來。“一庭”即滿庭。著一“變”字,將“凄冷”與上句聯系起來,揭示了“凄冷”之因。同時將自然與人的感受融在一起,表現了景中情。在這“凄冷”的庭院中,詞人“佇聽寒聲”。這久久的佇立,靜聽寒聲,可見出人之心寒、孤寂。這寒聲是秋風颯颯,秋葉瑟瑟,秋雁哀鳴,這寒聲加濃了羈旅“凄冷”的況味。歇拍“云深無雁影”一句,詞人不僅在滿庭凄冷的環境中佇立,靜聽秋聲,而且還在寒聲中追尋那捎書的鴻雁,然而望盡云霄,只聽哀鴻長泣,不見孤鴻形影,留下的是更加深重的寂寞之感,也觸發了詞人思鄉念親之情。

  在沉寂之中推出了過片:“更深人去寂靜”,把上下片很自然地銜接起來,而且將詞境更推進了一步。“人去”二字突兀而出,正寫出身旅途的旅伴聚散無常,也就愈能襯托出遠離親人的凄苦。同時“人去”二字也呼應了下文孤燈、酒醒。臨時的聚會酒闌人散了,只有一盞孤燈曳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粉壁上。此時此刻,人非常希望自己尚酣醉之中。可悲的是,偏偏酒已都醒,清醒的人是最難熬過漫漫長夜的,旅思鄉愁一并襲來,此情此景,難以忍受。這首詞全無作者慣有的艷麗之彩,所有的只是一抹凄冷之色。

  這首詞不僅切合音律,而且精于鑄詞造句。“秋陰時晴”,一個“時”字表明了天陰了很久,暫晴難得而可貴。“佇聽寒聲”兩句寫得特別含蓄生動。寒聲者,秋聲也。深秋之時,萬物蕭瑟寒風中發出的呻吟都可以叫做寒聲。詞人筆下的孤旅佇立空庭,凝神靜聽的寒聲,是云外旅雁的悲鳴。南飛的雁都因濃云的阻隔而不能一面,自然是凄苦的情景。整首詞中幾乎一字一句均經過刻意的琢磨。可以說通篇雖皆平常字眼,但其中蘊含有深摯情思。這也是周邦彥詞的一大妙處。

  全詞取境典型,結句直接抒情。全詞以時間為線索,章法縝密,構思嚴謹。意象鮮明,人與物、情與境,渾然融為一氣。

關河令


【賞析四】

  羈旅行役是五代宋詞的常見題材,也是周邦彥寫得較多的內容之一。王國維在《清真先生遺事·尚論》中說:“若夫悲歡離合、羈旅行役之感,常人皆能感之,而惟詩人能寫之。故其入于人者至深而行于世也尤廣。”清真的羈旅詞之所以寫得特別深切淡永,除了得力于他濃厚的文學、音樂修養和他敏銳的觀察力和感傷的氣質,恐怕跟他從三十二歲便被遣出京,直到四十二歲始得重入都門,一生中最好的時光都在飄泊中度過不無關系。

  這首詞的寫法是以暗移的時間作為經線,貫穿著孤旅感情的波瀾,看似平淡無奇而真情蕩漾,在同類詞中很有些特色。詞的上片寫日間情景,于明處寫景,暗里抒情,寓情于景;下片寫夜間的情景,于明處抒情,襯以典型環境,情景交融。

  上片一開篇就推出了一個陰雨連綿,偶爾放晴,卻已薄暮昏暝的凄清的秋景,這實在很象是物化了的旅人的心境,難得有片刻的晴朗。在這樣的環境中,孤獨的旅客,默立在客舍庭中,承受著一庭凄冷的浸潤,思念著親朋。忽然,一聲長鳴隱約地從云際傳來——是鴻雁?它或許帶來了故人的訊息?然而,四望蒼穹,暮云璧合,哪里有雁兒的蹤影?雁聲遠逝,留下的是更加深重的寂寞之感。

  在極端的沉寂之中,推出了過片:“更深人去寂靜”。這個極普通的句子,把上下片很自然地銜接起來,而且將詞境更推進了一步。“人去”一語用得突兀,上片未說有客,何言人去?要知道,旅居的人是最孤獨又最耐不得孤獨的,陌生人偶然相遇,便能夠聚會傾談,互相慰藉。然而終非親人,剛才還在暢飲,頃刻便會離去的。“人去”二字突兀而出,正寫出旅伴們聚散無常,也就愈能襯托出遠離親人的凄苦。同時“人去”二字也呼應了下文孤燈,酒醒。臨時的聚會酒闌人散了,只有一盞孤燈搖曳的微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在粉壁上。此時此刻,人多么希望自己尚在酣醉之中啊。可悲的是,偏偏酒已都醒,清醒的人是最難熬過漫漫長夜的,旅思鄉愁一股腦兒襲來,此情此景,誠何以堪!前人評周邦彥詞,多曰富艷典麗,這首詞則全無艷麗之彩,給人的只是一抹孤凄的冷色。

  美成詞特別講究聲律,精于鑄詞煉句,這首小詞也不例外。首先,詞調的命名就很用了一番心思。這首詞本名《清商怨》,源于古樂府,曲調哀婉。歐陽修曾以此曲填寫思鄉之作,首句是“關河愁思望處滿”。周邦彥遂取“關河”二字,命名為《關河令》,隱寓著羈旅思家之意。這就使調名、樂曲跟曲詞切合一致了。再看他煉字煉句的功夫。“秋陰時晴”,一個“時”字表明了天陰了很久,暫晴難得而可貴。“漸向暝”,“漸向”兩字,意味著盡管晴空的偶現是那么不容易,可剛一放晴卻朝著昏夜走去,恰如旅人的心情一樣。如果說“天已暝”或“又向暝”,就失去了這種漸變的動感。第二句用“變”字領起,不但是格律上的需要——因為這里要用去聲一字領四字句,而且跟上句“時”、“漸”二字緊扣,突出了變化的過程,而不只是道出變化的結果。“佇聽寒聲”兩句寫得特別含蓄生動。寒聲也,秋聲也。深秋之時,萬物在蕭瑟寒風中發出的呻吟都可以叫做寒聲。“夜寂靜,寒聲碎”(范仲淹《御街行》)說的是風掃落葉的沙沙聲;“寒聲隱地聽”(葉夢得《水調歌頭》),說的是風劃林梢的沙沙聲。周邦彥筆下的孤旅佇立空庭,凝神靜聽的是什么寒聲呢?下一句才作了交待,原來是云外旅雁的悲鳴。鳴聲由隱約到明晰,待到飛臨頭頂,分辨出是長空雁叫,勾引起無限歸思時,雁影卻被濃密的陰云遮去了。連南飛的雁都因濃云阻隔而不能一面,那是何等凄苦的情景啊!作者的確是在刻意地琢磨著詞句,然而通首讀去,又無一不是平常的字眼。正象陳子龍說過的:“以沉摯之思,而出之必淺近,使讀者驟遇之如在耳目之前,久誦之而得雋永之趣。”美成此詞可當之無愧。


【賞析五】

  周邦彥是“負一代詞名”之人,其為詞自然渾成。尤善寫羈旅情懷,此詞就是這方面的重要作品。

  上片寫黃昏時的羈愁。開頭“秋陰時作漸向暝”一句點明了羈旅在外的季節──秋季,時間──傍晚,天氣特點──時晴時陰。蕭殺的秋天常是古代文人抒發淪落、傷時、懷人、思鄉情感的觸媒體。或云“秋風蕭瑟天氣涼,草木搖落露為霜。……憂來思君不敢忘,不覺淚下沾衣裳。”(曹丕《燕歌行》),或云:“玉露凋傷楓樹林,巫山巫峽氣蕭森。……叢菊兩開他日淚,孤舟一系故園心”(杜甫《秋興八首》),或云:“秋月顏色水,老客志氣單”(孟郊《秋懷》),故劉禹錫曰:“自古逢秋悲寂寥”(《秋詞》)。詞人一生仕途不暢,浮沉州縣,漂零不偶,無怪《清真詞》中多羈旅、離別之詞,多傷秋感時之作。或云:“楓林凋晚葉,關河迥,楚客慘將歸”(《風流子?秋景》)或云“綠蕪凋盡臺城路,殊鄉又逢秋晚”(《齊天樂?秋思》)。在他筆下的秋,常是“哀柳”、“亂葉”、“啼鴉”、“孤角”等意象,而本詞卻以簡敘之筆開章道:“秋陰時作漸向暝”,這是以白描手法勾出秋天時陰時晴、陰冷、黯淡的特點,這似乎是客觀事物的直敘,然而一句“變一庭凄冷”,就將詞人的感情突現出來。“一庭”即滿庭。著一“變”字,將“凄冷”與上句聯系起來,揭示了“凄冷”之因。同時將自然與人的感受融在一起,表現了景中情。在這“凄冷”的庭院中,詞人“佇聽寒聲”。這久久的佇立,靜聽寒聲,可見出人之心寒、孤寂。這寒聲是秋風颯颯,秋葉瑟瑟,秋雁哀鳴,這寒聲加濃了羈旅“凄冷”的況味。歇拍“云深無雁影”一句,提示讀者,詞人不僅在滿庭凄冷 的環境中佇立,靜聽秋聲,而且還在寒聲中追尋那捎書的鴻雁,然而望盡云霄,只聽哀鴻長泣,不見孤鴻形影。這無影的雁聲更觸發了詞人思鄉念親之情。詞人善于以雁來表達思鄉之親,如“亂葉翻鴉,驚風破雁,天角孤云縹緲”(《氐州第一?秋景》)“望一川暝靄,雁聲哀怨”(風流子?秋怨》)“此恨音驛難通,待憑征雁歸時,帶將愁去。”(《解蹀躞》)不管是哀雁、征雁、雁聲、雁形都起了很好的表情作用,因此“雁”這一意象,實是因情設景也。下片寫深夜的羈愁。過片“更深人去寂靜”點明旅居時間的推移。地點已由庭院轉入室內,然而人還是那凄冷孤寂之人。傍晚,一人佇立庭院,聽寒聲陣陣,雁鳴凄厲;夜深,只身獨處室內,見孤燈熠熠,形影相吊。在這難耐的羈愁中,他只能以酒消愁,然而“酒已都醒”而愁未醒,又如何消磨這漫漫長夜呢?

  本詞自然渾成主要表現在語言平易無雕琢,而意象鮮明,人與物、情與境,渾然融為一氣。故戈載評曰:“其意淡遠,其氣渾厚。”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