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周邦彥《西河.金陵懷古》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6-26 西河.金陵懷古(周邦彥)

【原文】

  佳麗地,南朝盛事誰記?山圍故國繞清江,髻鬟對起。怒濤寂寞打孤城,風檣遙度天際。

  斷崖樹、猶倒倚,莫愁艇子曾系。空馀舊跡郁蒼蒼,霧沉半壘。 夜深月過女墻來,傷心東望淮水。

  酒旗戲鼓甚處市?想依稀、王謝鄰里,燕子不知何世。向尋常巷陌人家,相對如說興亡、斜陽里。


【譯文】

  金陵啊,多么綺麗的勝地,南朝的繁華誰還曾記?古城為山包圍又下繞滄江,對起的青山有如美女頭髻。怒濤寂寞地拍打著孤城,風帆片片馳向遙遙天際。

  老樹倒倚在懸崖石壁上,莫愁的小船也曾在岸樹拴系,郁郁蒼蒼樹林空留舊跡,沉沉濃霧遮蓋殘垣敗壘。深夜明月越過城上小墻,傷心地東望秦淮河水。

  當年的酒樓戲館今在何處?想來仿佛王謝家族的鄰里。燕子哪知世事的變化,它們飛進了普通人家,相對呢喃像說興亡事,斜陽西下大地靜寂。


【賞析一】

  此詞為詠金陵舊跡,感慨歷史興亡之作。

  上片總寫金陵形勝,境界曠遠,雄壯中蘊含落寞。“寂寞”二字透出歷史遷逝,人亡物移,故國繁榮與孤城幽寂的荒涼。中片糅合當地傳說并《石頭城》后聯,扣緊金陵景觀攄物是人非之感,“斷崖”、“舊蹤”、“霧沉”,景物涂上一種蒼茫色調。下片以何處尋得當年“酒旗戲鼓”的繁華街市的感嘆發端,側重寫“王謝鄰里”的豪門舊跡難以尋覓,只可依稀辨識,宣發人世滄桑之思。燕子相對說興亡于斜陽之中,意象極巧,感傷殊深。全詞強化了景物描寫的清峭、冷寂而又悲壯、蒼涼之情韻,境界開闊,內蘊深遠。

周邦彥


【賞析二】

  本篇題為“金陵懷古”,是登臨懷古題材。金陵,即今南京,北宋時為江寧府。周邦彥于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年知溧水縣,至紹圣三年(1096)離任。溧水為江寧府屬縣。本篇當作于周邦彥知溧水縣任上。本篇寫金陵形勝,抒發歷史興亡之感。曾為六朝古都的金陵,背負了太多的歷史。“金陵懷古”是中國文學里永恒的主題。以“金陵懷古”為題材的詩歌,以劉禹錫的《石頭城》和《烏衣巷》最為著名。

  這兩首詩,奠定了“金陵懷古”的基調。周邦彥本篇寫“金陵懷古”,索性借劉禹錫之力,不獨詞句,連意象、意境都大量承襲劉禹錫。周邦彥的高明在于借用古人詩句,而能渾成妥貼。陳廷焯《云韶集》評價本篇:“此詞純用唐人成句融化入律,氣韻沉雄,蒼涼悲壯,直是壓遍古今。金陵懷古詞,古今不可勝數,要當一美成此詞為絕唱。”梁啟超《藝蘅館詞選》也指出:“張玉田謂清真最長處,在融化古人詩句,如自己出。讀此詞,可見詞中三昧。” 陳廷焯和梁啟超,都指出周邦彥善于化用前人詩句。唐圭璋在《唐宋詞簡釋》里則指出此篇與其他同類題材的差別:“此首金陵懷古,檃括劉禹錫詩意,但從景上虛說,不似王半山之‘門外樓頭’、陳西麓之‘后庭玉樹’,搬弄六朝史實也。起言‘南朝盛事誰記’,即撇去史實不說。‘山圍’四句,寫山川形勝,氣象巍峨。第二片,仍寫莫愁與淮水之景象,一片空曠,令人生哀。第三片,藉斜陽、燕子,寫出古今興亡之感。全篇疏蕩而悲壯,足以方駕東坡。”周邦彥的詞作中,登臨懷古題材的作品并不多。但本篇足以為登臨懷古詞的寫作樹立一個成功的典范。其中的奧妙乃在于景物與歷史之間的虛實相生。


【賞析三】

  此詞系隱括劉禹錫《石頭城》和《烏衣巷》二詩而成。詞中詠史情古,抒情寄慨,以鋪寫景物抒發人事代謝古今滄桑的感慨。作者在詞中化用前人詩句為己所用,以己筆寫己情,把劉禹錫原詩中生動具體的形象——山川、草木、風潮、月、燕等,融入自己的感觸。用“敷陳其事而直言之”的賦體,從容不迫地一一道來,使人更覺真實可感。

  上片一開始就突兀橫空而出,點明六代故都金陵是一個“佳麗地”,這一句是從謝朓《入朝曲》“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中來,既切金陵,又令人渾然不覺。結尾卻又言簡意賅的描寫燕子的呢喃話舊,時間、地點是在“斜陽里”的故都。以繁華始,以蕭瑟終,全詞情景的基調就這樣顯示了。經過詞人運用了峰回路轉、若斷若續的手法,金陵的一幅滄桑圖景刻畫得深切感人。陳廷焯評周邦彥有云:“美成詞有前后若不相蒙者,正是頓挫之妙。”(《白雨齋詞話》卷一)頓挫的特色,在這篇懷古詞中最為明顯。作者在懷古,著眼點是六朝舊事,歷史興亡之感總括于“南朝感事誰記”一句中。下面分別作點染。“山圍”四句化用劉禹錫《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詩意。“莫愁艇子曾系”從古樂府《莫愁樂》“艇子打兩槳,催送莫愁來”句中化出,也切合金陵之地。曾經系過曾愁佳麗的游艇,斷崖倒樹,觸目荒涼,“空余舊跡”。接著,詞人化用劉禹錫“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的詩境,傷心東望,淮水蒼茫,不禁回想起昔時盛事,如酒簾飄飄,樂鼓咚咚,當時長街的一片喧鬧景象,如今“酒旗戲鼓甚處市”這正是續而又斷。最后,詞人化用了劉禹錫“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烏衣巷》)的詩境,借燕子的訴說興亡,表現了“盛事”也許仍然可記,“舊跡”也許仍然可憑。這便是斷而再續。

  詞的第二部分以密為主,在前面基礎上做了進一步的勾勒:從前面圍繞“故國”的山峰,引出了后面的“斷崖樹”,以至想象中的“莫愁艇子”;從前面的“清江”,引出后面的“淮水”“再從前面的孤城”,引出后面的霧中“半壘”和月下“女嬙”。鏡頭漸次拉近,到了第三部分,畫面突出的就只是特寫鏡頭:一對飛入尋常百姓家的燕子正在相對呢喃。小小飛禽的的對話,可以說刻畫入微,密而又密。“相對”,是指燕子與燕子相對,盡管它們的呢喃本無深意,然而在詞人聽來看來,卻為它們的“不知何世”而倍增興亡之感。

  此詞與王安石《桂枝香》堪稱雙璧,為懷古詞中的佳作。全詞不直寫歷史事件,不加些許議論,純以景寫情。作者寫景時疏密相間,既有烏瞰,又有特寫;既有遠景、中景,又有近景,整首詞疏朗而又細密,藝術效果極佳。

  南齊謝朓《鼓吹曲》:“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李白《金陵歌送別范宣》詩:“金陵昔時何壯哉,席卷英豪天下來”。金陵,六朝金粉之地,歷來為騷人墨客吟詠的題材,而以詞詠金陵的,當首推王安石的《桂枝香?金陵懷古》。周邦彥這首《西河?金陵懷古》,寫法別致,寄慨良深,也是名篇。

  詞作上片寫金陵的地理形勢。開首即以贊美的口吻“佳麗地”,用謝朓詩句,點出金陵。“南朝勝事”,點出懷古,扣題。起二句為總括。“南朝”,指從公元四二○年劉裕代晉到五八○年陳亡,建都建康(金陵)的宋、齊、梁、陳等朝代。以“誰記”提起,加以強調:“南朝盛事”已隨流水逝去,人們早已將它遺忘了。“山圍故國繞清江,髻鬟對起”,可是,金陵的山川形勝卻依然如故。金陵當年是在石城置邑的,因山為城,因江為池,形勢險固。這兩句主要寫山、水為陪襯,描繪出金陵獨特的地理形勢──群山環抱,聳起的山峰,隔江對峙;且以美人頭上的“髻鬟”形容山巒,以“清”字形容江水,不僅形象,而且顯示出金陵山清水秀的美好景色。至于舊時王朝的都城,卻“怒濤寂寞打孤城,風檣遙度天際”,當年“豪華競逐”的金陵,目前是座“孤城”,潮水的拍擊聲正反襯出環境的闃寂冷寞,天際的風帆給人一種空曠落寞之感。詞人通過對景物的描繪,極力渲染這些歷史遺跡遭遇著冷落,正在被遺忘,與上文“誰記”相應,抒發了深沉的懷古之情。

  詞作中片寫金陵的古跡。開首以景出,“斷崖樹,猶倒倚”,著一“猶”字,強調景色依然,使眼前實景,帶上歷史色彩。下面又追一句“莫愁艇子曾系”。莫愁本不在金陵,但宋時已有莫愁在金陵的傳說,所以本詞也說倚在斷崖下倒掛的老樹曾系過莫愁的小船。這里化用了古樂府《莫愁樂》:“莫愁在何處?住在石城西,艇子打兩槳,催送莫愁來”,點出古跡。接下繼續寫景,“空余舊跡郁蒼蒼,霧沉半壘”。“郁蒼蒼”,謂云霧很濃,望去一片蒼青色,埋沒了半邊城的營壘。《大清一統志?江蘇江寧府》:“韓擒虎壘在上元縣西四里”。“賀若弼壘在上元縣北二十里。”上元縣,即金陵。結末二句,“夜深月過女墻來,賞心東望淮水”,“女墻”,城墻上帶有垛口或射孔的蔽身小墻,俗稱城墻垛。“賞心”,指賞心亭。《景定建康志》:“賞心亭在(城西)下水門城上,下臨秦淮,盡觀覽之勝。”“淮水”,指秦淮河,該河橫貫金陵城中,為南朝時都人士女游宴之所。這兩句點明時間是“夜深”,地點在“賞心亭”,即夜深時分,詞人仍站在賞心亭上,觀覽莫愁湖和秦淮河的景色,不禁發出景物依然而人事已非的嘆喟。這兩句起到束上啟下的作用,即上面所描繪的景色,皆是由此觀覽到的,又引出下片懷古的感慨。

  詞作下片,寫眼前景物。“酒旗戲鼓甚處市”,這是詞人眼前見到的景色:酒樓、戲館,一派熱鬧景色,不禁發出“甚處市”問語,這是何處的繁華市面呢?前面兩片所寫多是景物依舊,而人事已非,這里則寫連景物也變了。當然,酒樓、戲館非純自然景色,而包含人事在內。這情況引起詞人的猜想:“想依稀、王謝鄰里。”“王謝”,指東晉時王姓、謝姓兩大望族,他們都住在烏衣巷。這里是說這些酒樓戲館所在地,仿佛是當年王、謝兩家比鄰而居的烏衣巷。這也就是說,當年貴族住的烏衣巷現在換了主人。至此,詞人不禁產生人世滄桑之感,于是結末發出“燕子不知何世,入尋常、巷陌人家,相對如說興亡,斜陽里”的興亡之嘆。燕子是不知人事變遷的,依然飛進往年棲息過的高門大宅,而今已成為尋常百姓家的房中,然而詞人看到夕陽余輝中成對的燕子,卻認為它們有知,且正在議論興亡大事哩!當然這是詞人內心的興亡之感賦予了燕子而已。這片從眼前景物引起對金陵古都朝代更替的無限興亡之感,從而表達出詠史的題意。

  這是首懷古詞,而周邦彥的懷古之作多有所寄托,這首詞對北宋時舊黨之遭貶竄,或有所暗諷。在藝術手法上,本詞體現了周詞的主要特點之一,正如張炎所評:“采唐詩融化如自己者,事其所長”(《詞源》卷下),共隱括古樂府及唐劉禹錫《石頭城》、《烏衣巷》等詩而成。上片用《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孤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中片主要用古樂府《莫愁樂》,下片將《烏衣巷》:“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詩句入詞。通過這些詩意,表達出自己的感情,極為熨貼,而不露痕跡。本詞結構嚴整,上片寫金陵地勢險固,中片寫金陵古跡,下片寫眼前景物,布局井然。從時間上說,是斷續交織,從空間上說,是疏密相間。上片寫的是遠景,以疏為主;中片寫的是近景和遠景,以密為主;下片為特寫鏡頭,密而又密。此外,本詞句法參差不齊,音調抑揚頓挫,詞句美麗,境界清曠,風格沉郁悲壯,使壯美與優美融為一體。

周邦彥


【賞析四】

  在藝術手法上,本詞體現了周詞的主要特點之一,正如張炎所評:“采唐詩融化如自己者,事其所長”(《詞源》卷下),共隱括古樂府及唐劉禹錫《石頭城》、《烏衣巷》等詩而成。

  上片用《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孤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中片主要用古樂府《莫愁樂》,下片將《烏衣巷》:“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詩句入詞。通過這些詩意,表達出自己的感情,極為熨貼,而不露痕跡。本詞結構嚴整,上片寫金陵地勢險固,中片寫金陵古跡,下片寫眼前景物,布局井然。從時間上說,是斷續交織,從空間上說,是疏密相間。上片寫的是遠景,以疏為主;中片寫的是近景和遠景,以密為主;下片為特寫鏡頭,密而又密。此外,本詞句法參差不齊,音調抑揚頓挫,詞句美麗,境界清曠,風格沉郁悲壯,使壯美與優美融為一體。


【賞析五】

  此詞系隱括劉禹錫《石頭城》和《烏衣巷》二詩而成。詞中詠史懷古,抒情寄慨,以鋪寫景物抒發人事代謝古今滄桑的感慨。作者詞中化用前人詩句為己所用,以己筆寫己情,把劉禹錫原詩中生動具體的形象——山川、草木、風潮、月、燕等,融入自己的感觸。用“敷陳其事而直言之”的賦體,從容不迫地一一道來,使人更覺真實可感。

  上片一開始就突兀橫空而出,點明六代故都金陵是一個“佳麗地”,這一句是從謝朓《入朝曲》“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中來,既切金陵,又令人渾然不覺。結尾卻又言簡意賅的描寫燕子的呢喃話舊,時間、地點是“斜陽里”的故都。以繁華始,以蕭瑟終,全詞情景的基調就這樣顯示了。經過詞人運用了峰回路轉、若斷若續的手法,金陵的一幅滄桑圖景刻畫得深切感人。陳廷焯評周邦彥有云:“美成詞有前后若不相蒙者,正是頓挫之妙。”(《白雨齋詞話》卷一)頓挫的特色,這篇懷古詞中最為明顯。作者懷古,著眼點是六朝舊事,歷史興亡之感總括于“南朝感事誰記”一句中。下面分別作點染。“山圍”四句化用劉禹錫《石頭城》“山圍故國周遭,潮打空城寂寞回”詩意。“莫愁艇子曾系”從古樂府《莫愁樂》“艇子打兩槳,催送莫愁來”句中化出,也切合金陵之地。曾經系過曾愁佳麗的游艇,斷崖倒樹,觸目荒涼,“空余舊跡”。接著,詞人化用劉禹錫“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的詩境,傷心東望,淮水蒼茫,不禁回想起昔時盛事,如酒簾飄飄,樂鼓咚咚,當時長街的一片喧鬧景象,如今“酒旗戲鼓甚處市”這正是續而又斷。最后,詞人化用了劉禹錫“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烏衣巷》)的詩境,借燕子的訴說興亡,表現了“盛事”也許仍然可記,“舊跡”也許仍然可憑。這便是斷而再續。

  詞的第二部分以密為主,前面基礎上做了進一步的勾勒:“從前面圍繞”故國“的山峰,引出了后面的”斷崖樹“,以至想象中的”莫愁艇子“;從前面的”清江“,引出后面的”淮水“”再從前面的孤城“,引出后面的霧中”半壘“和月下”女嬙“。鏡頭漸次拉近,到了第三部分,畫面突出的就只是特寫鏡頭:一對飛入尋常百姓家的燕子正相對呢喃。小小飛禽的的對話,可以說刻畫入微,密而又密。”相對“,是指燕子與燕子相對,盡管它們的呢喃本無深意,然而詞人聽來看來,卻為它們的”不知何世“而倍增興亡之感。

  此詞與王安石《桂枝香》堪稱雙璧,為懷古詞中的佳作。全詞不直寫歷史事件,不加些許議論,純以景寫情。作者寫景時疏密相間,既有烏瞰,又有特寫;既有遠景、中景,又有近景,整首詞疏朗而又細密,藝術效果極佳。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