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晏殊《木蘭花.池塘水綠風微暖》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6-23 木蘭花(晏殊)

【原文】

  池塘水綠風微暖,記得玉真初見面。 重頭歌韻響錚琮,入破舞腰紅亂旋。

  玉鉤欄下香階畔,醉后不知斜日晚。 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


【譯文】

  池塘中綠波蕩漾微風送暖,記得就在那時我與玉真初次相見。她甜美的歌聲清脆悅耳,穿著紅裙的細腰紛亂地旋轉。

  我躺在玉鉤欄下的香階旁,沉醉后竟然不知道夕陽西下天已晚。當時與我一同飲宴賞花的舊友,算起來如今健在的人已無一半。


【賞析一】

  本篇為追懷舊日生活之作,全詞以優美的語言表達了詞人人生如夢、好景不長的凄然感慨。

  上片回憶,詞人以感傷的心情描寫了當年與友人聚會觀看歌女歌舞的情景,渲染歡歌醉舞的熱烈氣氛。“池塘水綠風微暖”點出此時為春天,在微風送暖的春日,詞人漫步園中,看著眼前池塘中綠波蕩漾的情景,恍惚回到了過去,想起了與玉真初次相見的情景,并由此引出詞人對一個春日賞花宴會上歌舞升平場景的回憶。“重頭歌韻響琤琮,入破舞腰紅亂旋”寫玉真跳舞的迷人狀態。此二句為本詞中膾炙人口的工麗俊語,也是晏殊詞中的名句。“重頭”是指一首詞上下二片句式音韻完全相同,回環和覆疊是“重頭”的典型特點,故此處的“歌韻”分外“琤琮”,更為動人心弦。入破是唐宋大曲的樂曲階段名稱。當樂曲演奏至“入破”階段時,樂曲節奏急促,故言“舞腰紅亂旋”。此二句中“響琤琮”寫聽覺感受,“紅亂旋”寫視覺感受,雖未直接點評歌舞情態,但贊美之意頓出。

  下片抒寫世事無常、不勝今昔的深沉感慨,悲涼沉郁。“玉鉤闌下香階畔”承接上片,點明了當時歌舞宴樂的地方。“醉后不知斜日晚”仍寫當年的酒宴情事,沉醉后竟然不知道夕陽西下天色已晚。“斜日晚”隱含人生晚景的意思,為下兩句抒情做好了鋪墊。“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道出詞人深深的感慨:當時與我一同飲宴賞花的舊友,算起來如今健在的人已無一半。

木蘭花


【賞析二】

  整首詞充滿哀思,尤其是最后兩句,讓人讀來不盡心酸。

  在結構上,上片懷舊,下片寫今,緊湊而又對比強烈。詞人以前后互見的手法,將思念之情自然表達出來,婉曲而又意蘊深長。


【賞析三】

  《木蘭花·池塘水綠風微暖》,又名《玉樓春·池塘水綠風微暖》,由晏殊創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

  這首詞寫作者在池塘舊地回憶往昔初見美人的情景,開頭兩句與結尾兩句為今日情事,中間四句為憶舊。綠水池塘,微風送暖,牽動詞人對往昔的回憶。當時詞人與玉真初次相見。她動聽的歌喉,像吐出一串串的如玉美聲;她裊娜的腰肢,旋舞成一朵亂飄的紅云……舞后歌罷,他們又在白玉欄桿下的臺階上幽會,如膠似漆,不知天色已晚……掐指細數當時與之一道在這兒賞花行樂的人,至今已沒剩下一半。表現出詞人博愛的胸襟,透露出人生無常的傷感。

木蘭花


【賞析四】

  這是一首懷舊之作。本詞追憶早年初見美人時的喜悅與歡欣及今日物是人非的惆悵,在對比中抒發好景不長的人生感慨。詞中以往昔“歌韻琤琮”、“舞腰亂旋” 的歡樂場面與今日“點檢無一半”的凄清境況對比,抒發了強烈的人生無常的傷感之情。詞中所寫景物:池塘、綠水、闌干、香階,均兼關昔今。物是人非,更兼日斜時暮,遂使詞人汕然而生故交零落、人生如夢之感。全詞以極優美的文辭來流露出詞人關于宇宙無窮,人生短暫,景物依然,物是人非的凄然感慨。

  最折磨人的感覺,不是痛苦,而是惆悵的情緒;最令人傷感的,不是生離死別,而是景色依然,人已天涯云杳。“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古典的詩意世界,已經遠離現實的生活。只希望那些夢里飄飛的花瓣,洋洋灑灑地永遠飄落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沉湎在回憶中,感覺人生是孤獨的,人生其實就是一場寂寞的旅行,沒有人可以陪你走到最后。所有的痛苦和美好,都終將隨著歲月慢慢遠去。云聚云散,潮起潮落。再回首,往事卻已隨風而去,了無痕跡,最后,還剩下些許淡淡的憂傷和回憶。


【賞析五】

  此詞以往日之“歌韻琤琮”、“舞腰亂旋”的熱烈場面,對照今日之孤獨寂寞,上下片對比強烈,思念之情自然流露出來。全詞采用前后互見的手法,有明寫,有暗示,有詳筆,有略筆,寫得跌宕有致,音調諧婉,意韻深長。

  首句“池塘水綠風微暖”中的“水綠”、“風暖”兩個細節暗示出時令為春天,好風輕吹,池水碧綠。這一句是通過眼觀身受,暗示詞人正漫步園中,這眼前景又仿佛過去的情景,所以引起“記得”以下的敘寫。此句將“風”與“水”聯一起,又隱隱形成風吹水動的迷人畫面,同時又由池水的波動暗示著情緒的波動,可謂蘊含豐富。

  “記得”以下詞人寫了一個回憶中春日賞花宴會上歌舞作樂的片斷。首先以詳筆突出了當時宴樂中最生動最關情的場面:“記得玉真初見面。”“玉真”即絕色女子之代稱。緊接著“重頭歌韻響琤琮,入破舞腰紅亂旋。”寫這位女子歌舞之迷人。這是此詞中膾炙人口的工麗俊語。上下句式音韻完全相同名“重頭”,“重頭”講究回環與復疊,故“歌韻”尤為動人心弦。唐宋大曲末一大段稱“破”,“入破”即“破”的第一遍。演奏至此時,歌舞并作,以舞為主,節拍急促,故有“舞腰紅亂旋”的描寫。以“響琤琮”寫聽覺感受,以“紅亂旋”寫視覺感受,這一聯寫歌舞情態,雖未著一字評語,卻贊美之意頓出。

  下片第一句“玉鉤闌下香階畔”,點明一個處所,大約是當時歌舞宴樂之地。故此句與上片若斷實聯。“醉后不知斜日晚”,作樂竟日,畢竟到了宴散的時候,這句仍寫當筵情事。同時,黃昏斜日又象征人生晚景。所以,此句又關今昔,這樣就為最后抒發感慨作了鋪墊。

  張宗橚《詞林紀事》中說:“東坡詩:”樽前點檢幾人非,‘與此詞結句同意。往事關心,人生如夢,每讀一遍,不禁惘然。“的確,此詞結句”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如今無一半“,留給讀者的回味和思索是深長的。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