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原文翻譯與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6-17 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辛棄疾)

【原文】

  郁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譯文】

  郁孤臺下這贛江的流水,水中有多少逃難的人的眼淚。

  “我”抬頭眺望西北的長安,可惜只見到無數的青山。

  但青山怎能把江水擋住,浩浩江水終于向東流去。

  江邊夜晚我正滿懷愁緒,聽到深山傳來聲聲鷓鴣。


【賞析一】

  宋高宗建炎三年(1129),由于南宋小朝廷腐敗無能,準備不足,金兵趁機大舉南侵,如入無人之境。金兵兵分兩路,一路下建康,陷臨安,猛追高宗,直搗福建。另一路從湖北進軍江西,緊追隆祐太后,隆祐由南昌倉猝南逃,直到贛州才得到喘息機會。當時,贛西一帶遭受金兵的侵擾,人民的損失極其慘重。本篇是宋孝宗淳熙三年(1176)作者在贛州任江西提點刑獄(主管司法與監察并兼管農桑)時所寫。作者路過皂口,見景生情,由郁孤臺下的江水聯想到當年逃難人民的血淚,想到淪陷的中原,禁不住產生了江山易主卻無法收復的悲痛。這首詞含蓄地表達了作者對南宋統治集團屈辱求和這一錯誤政策的不滿,抒寫了他關心祖國統一的愛國情懷。

  上片從江水落筆寫懷舊之情。作者著眼于四十年前金兵侵擾江西時給人民造成的苦難,并由此而聯想到淪陷的中原地區長期未能收復,曲折地揭示了南宋統治集團的腐敗無能。“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形象地反映了作者的這種心情。下片即景抒情。“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兩句,體察細膩,感受深刻,構思新穎,饒有詩意。這兩句說明,青山可以遮斷人們的視線,但卻阻攔不了人們對中原淪陷地區的關懷與想念之情。暗示南宋統治集團可以設置重重障礙,把祖國分裂成南北兩半,但卻無法阻撓人民統一祖國的強烈愿望。末尾兩句以鷓鴣的悲鳴反映作者壯志難酬的悲憤心情。

  這首詞大處著眼,小處落墨,善于通過具體景物烘托復雜的內心感受。暗示復雜的斗爭形勢,形象鮮明,語言簡潔,含義深刻,耐人咀嚼。


【賞析二】

  辛棄疾的時代,金兵入侵,中原淪亡,朝廷南遷。這引起詩人無限感慨。

  這首詞寫詩人登臺望遠,憂國憂民,表現出對淪亡國土的深切思念之情,同時表達了作者不能實現驅敵救國理想的苦悶。開頭兩句寫逃亡難民,淚灑江中,滿腹哀怨,一腔悲痛。接著寫詩人企望著淪陷的國土而被青山阻隔,更覺沉痛。五六句是全詞的重點,暗喻人民抗金斗爭的堅定意志是茍且偷安的主和派阻擋不了的,也流露出詩人收復失地、驅逐敵人的強烈愿望及不屈不撓的堅強意志。末尾以鷓鴣的叫聲,寫出自己內心的哀愁,十分貼切。詩中寫景與抒情緊密結合,融為一體,感染力強。

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


【賞析三】

  本篇為登臨抒懷之詞。詞中寫景或含情或象征或擬人,自然貼切。詞作以極高明的比興手法,表達了深沉的愛國情思,堪稱詞中的瑰寶。

  上片由清江水引出歷史回憶,抒發淪亡喪國之創痛和收復無望的悲憤。“郁孤臺下清江水”起筆橫絕,詞人借郁孤臺下滔滔奔流的贛江水,抒發了激憤的心情。“中間多少行人淚”,在一江流水中有多少逃難人的眼淚。建炎三年,隆佑太后被西路金兵追到造口,為了逃命,隆佑舍船而去,化裝成農夫的樣子逃離。而東路金兵則渡江攻陷了建康、臨安兩城,宋高宗被迫浮舟海上。“行人淚”指的就是造口之難。“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意為我向西北遙望故都長安,可憐只見到千萬重山巒。詞人因回想隆祐太后被金兵追到造口之事,進而聯想到國家的浮沉,自己獨立造口遙望汴京,就如當年杜甫獨立夔州仰望長安一樣,但卻被無數青山重重遮擋,什么也看不見。

  下片借景生情,抒發愁苦抑郁之情。“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寫詞人所見之景。雖然重重青山能夠阻隔住長安,但難把流水擋住,它畢竟還會向東流去。此處詞人以東流而去的江水,比喻祖國的大好河山;而無數青山,則是比喻敵人,即金兵;“遮不住”三字,將青山的圍堵之感一筆推去,暗含大宋終會光復中原之意。“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意思是在暮色蒼茫中,我滿懷愁郁,卻又聽到鷓鴣聲聲震我耳鼓。此二句寫景,詞人借此抒發內心滿懷的愁苦,將對懦弱無能的朝廷一味妥協的失望之情,寫得極為含蓄,卻又無比悲涼。


【賞析四】

  《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作者為南宋時期的辛棄疾。這首詞為公元1176年(宋孝宗淳熙三年)作者任江西提點刑獄,駐節贛州、途經造口時所作。作者登臺望遠,“借水怨山”,抒發國家興亡的感慨。上片由眼前景物引出歷史回憶,抒發興亡之感。下片抒愁苦與不滿之情。全詞對朝廷茍安江南的不滿和自己一籌莫展的愁悶,卻是淡淡敘來,不瘟不火,蘊藉深沉,手法實為高超。

  這首詞為宋孝宗淳熙三年(公元1176年)作者任江西提點刑獄,駐節贛州、途經造口時所作。關于本詞之發端,羅大經在《鶴林玉露》中有幾句話非常重要,他說:“蓋南渡之初,虜人追隆祐太后御舟至造口,不及而還。幼安自此起興。”

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


【賞析五】

  辛棄疾此首《菩薩蠻》,用極高明之比興藝術,寫極深沉之愛國情思,無愧為詞中瑰寶。從這首詞里可以看出,作者懷念中原故土的感情和廣大人民是一致的。

  它反映了四十年來,由于金兵南侵,祖國南北分裂,廣大人民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的痛苦生活,也反映了作者始終堅持抗金立場,并為不能實現收復中原的愿望而感到無限痛苦的心情。這種強烈的愛國思想,也正是辛棄疾作品中人民性的具體表現。

  上片四句在寫法上,由近及遠,又由遠及近。“郁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意思是說:郁孤臺下清江里的流水呵!你中間有多少逃難的人們流下的眼淚啊!作者把眼前清江的流水,和四十年前人民在兵荒馬亂中流下的眼淚聯系在一起,這就更能夠表現出當時人民受到的極大痛苦。四十年來,廣大人民多么盼望著能恢復故土、統一祖國啊!然而,南宋當局根本不打算收復失地,只想在杭州過茍延殘喘、偷安一時的生活。因此,作者撫今憶昔,感慨很深,在悲憤交集的感情驅使下,又寫出了“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兩句,以抒發對中原淪陷區的深切懷念 。“郁孤臺”,古臺名,在今江西省贛州市西南賀蘭山頂上。

  “清江”,即贛江,流經贛州市和郁孤臺下,向東北流入鄱陽湖。“長安”,即今陜西省西安市,西漢、隋、唐都建都在此。唐朝李勉曾經登上郁孤臺想望長安。

  這里的“西北望長安”,是想望北方淪陷區,反映作者的愛國感情。“可憐無數山”意思是說:很可惜被千山萬嶺遮住了視線。“可憐”,作可惜講。從望不見長安到視線被無數山遮住,里邊含有收復中原的壯志受到種種阻礙、無法實現的感嘆。

  下片緊接著上片,繼續抒發對中原故土的懷念。“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兩句是比喻句,意思是說:滾滾的江水,沖破了山巒疊嶂,在奔騰向前。它象征著抗金的正義事業,必然會克服一切阻力,取得最后的勝利。這里表明作者對恢復中原充滿了堅定的信心。但是,作者并沒有脫離現實,沉醉于未來理想的幻想之中。十幾年來,他目睹了抗金事業受到的重重阻力,不禁又愁緒滿懷。“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兩句說:傍晚,我在江邊徘徊,正在為了不能實現恢復大計愁苦著呢,可是恰巧,又從山的深處,傳來鷓鴣鳥的哀鳴。這叫聲聽起來,仿佛是“行不得也哥哥”。從鷓鴣的悲鳴聲中,恰好透露出作者想收復失地,但又身不由己的矛盾心情。

  這首詞寫得非常質樸、自然、流暢。尤其“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兩句,十分含蓄,耐人尋味。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