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記 語文 作文 讀后感 手抄報 演講稿 在線投稿
您現在的位置:作文首頁 > 詩詞 > 宋詞精選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范仲淹《漁家傲》全詩翻譯賞析

小故事網 時間:2016-06-13 漁家傲(范仲淹)

【原文】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發征夫淚。


【譯文】

  邊境上秋天一來風景全異,向衡陽飛去的雁群毫無留戀的情意。從四面八方傳來的邊地聲音隨著號角響起。重重疊疊的山峰里,長煙直上落日斜照,孤孤單單的城,城門緊閉。

  喝一杯陳酒懷念遠隔萬里的家鄉,可是燕然還未刻上平胡的功績,回歸之日無法預料。羌人的笛聲悠揚,寒霜撒滿大地。出征的人不能入睡,將軍連頭發都白了,戰士們流下眼淚。


【賞析一】

  上片描繪邊地的荒涼景象。首句指出“塞下”這一地域性的特點,并以“異”字領起全篇,為下片懷鄉思歸之情埋下了伏線。“衡陽雁去”是“塞下秋來”的客觀現實,“無留意”雖然是北雁南飛的具體表現,但更重要的是這三個字來自戍邊將士的內心,它襯托出雁去而人卻不得去的情感。以下十七字通過“邊聲”、“角起”和“千嶂”、“孤城”等具有特征性的事物,把邊地的荒涼景象描繪得有聲有色,征人見之聞之,又怎能不百感交集?首句中的“異”字通過這十七個宇得到了具體的發揮。

  下片寫戍邊戰士厭戰思歸的心情。前兩句含有三層意思:“濁酒一杯”撲不滅思鄉情切;長期戍邊而破敵無功;所以產生“也無計”的慨嘆。接下去,“羌管悠悠霜滿地”一句,再次用聲色加以點染并略加頓挫,此時心情,較黃昏落日之時更加令人難堪。“人不寐”三字綰上結下,其中既有白發“將軍”,又有淚落“征夫”。“不寐”又緊密地把上景下情聯系在一起。“羌管悠悠”是“不寐”時之所聞;“霜滿地”是“不寐”時之所見。內情外景達到了水乳交融的藝術境界。

漁家傲


【賞析二】

  這首邊塞詞既表現將軍的英雄氣概及征夫的艱苦生活,也暗寓對宋王朝重內輕外政策的不滿。變低沉婉轉之調而為慷慨雄放之聲,把有關國家、社會的重大問題反映到詞里,可謂大手筆。

  這首詞反映了邊塞生活的艱苦。一方面,表現出作者平息叛亂、反對侵略和鞏固邊防的決心和意愿,另方面,也描寫了外患未除、功業未建以及久戍邊地、士兵思鄉等復雜矛盾的心情。這種復雜苦悶心情的產生。是與當時宋王朝對內對外政策密切相關的。作者針對現實,曾經提出過一系列政治改革方案。但都未得采納。北宋王朝當時將主要力量用于對內部人民的鎮壓,而對遼和西夏的叛亂侵擾,則基本采取守勢,這就招致了對遼和西夏用兵的失敗,結果轉而加速了國內的危機。范仲淹在抵御西夏的斗爭中提出了某些正確建議,主張“清野不與大戰”,待“關中稍實”;“彼自困弱”,并堅決反對“五路入討”。但他的主張并未被采納,終于遭致了戰爭的失利。他自己還遭受過誣陷和打擊。詞中所反映的那種功業未建的苦悶心情,正是這一歷史現實的真實寫照。


【賞析三】

  一○三八年西夏昊稱帝后,連年侵宋。由于積貧積弱,邊防空虛,宋軍一敗于延州,再敗于好水川,三敗于定川寨。一○四○年,范仲淹自越州改任陜西經略副使兼知延州(今陜西延安)。延州當西夏出入關要沖,戰后城寨焚掠殆盡,戍兵皆無壁壘,散處城中。此詞可能即作于知延州時。原有數闋,皆以“塞下秋來”為首句,歐陽修嘗稱為“窮塞外之詞”(宋魏泰《東軒筆錄》卷十一)。但流傳至今的卻只有此詞。詞的上片著重寫景,而景中有情;下片著重抒情,而情中有景。這恰與《蘇幕遮》仿佛。但它的題材與風格卻是有別于《蘇幕遮》的。首句“寨下秋來風景異”,點明地域、時令及作者對邊地風物的異樣感受。次句“衡陽雁去無留意”以南歸大雁的徑去不留,反襯出邊地的荒涼,這是托物寄興。接著,“四面邊聲”三句,用寫實的筆法具體展示出塞外風光,而著重渲染戰時的肅殺氣象。“長煙落日”,畫面固不失雄闊,但續以“孤城閉”三字氣象頓然一變,而暗示敵強我弱的不利形勢。過片后“濁酒一杯”二句,寫戍邊將士借酒澆愁,但一杯濁酒怎能抵御鄉關萬里之思?久困孤城,他們早已歸心似箭,然而邊患未平、功業未成,還鄉之計又何從談起?

  “羌管悠悠”句刻劃入夜景色,而融入其中的鄉戀益見濃重。“人不寐”二句,直道將軍戰士之感傷,并點出他們徹夜無眠、鬢發染霜、淚下如霰的正是這種感傷之情。不言而喻,此詞表現邊地的荒寒和將士的勞苦,流露出師老無功、鄉關萬里的悵恨心聲,其情調與唐人建功異域、追奔逐北的邊塞詩迥不相同。但范仲淹到延州后,選將練卒,招撫流亡,增設城堡,聯絡諸羌,深為西夏畏憚,稱“小范老子腹中有數萬甲兵”。此詞慷慨悲涼,同樣表現了他抵御外患、報國立功的壯烈情懷。而更值得重視的則是,范仲淹以其守邊的實際經歷首創邊塞詞,一掃花間派柔靡無骨的詞風,為蘇辛豪放詞導夫先路。

漁家傲


【賞析四】

  提到范仲淹,人們很容易想到他那篇有名的《岳陽樓記》,而很少記起他的詞作;同樣,因為文章,人們大多認他作文官,而很少當他為武將。——這首詞,可以彌補這種認識的不足。

  宋康定元年(1040)至慶歷三年(1043)間,范仲淹任陜西經略副使兼延州知州。據史載,在他鎮守西北邊疆期間,既號令嚴明又愛撫士兵,并招徠諸羌推心接納,深為西夏所憚服,稱他“腹中有數萬甲兵”。這首題為“秋思”的《漁家傲》就是他身處軍中的感懷之作。

  上片寫景,描寫的自然是塞下的秋景。一個“異”字,統領全部景物的特點:秋來早往南飛的大雁,風吼馬嘯夾雜著號角的邊聲,重山峻嶺里升起的長煙,西沉落日中閉門的孤城……作者用近乎白描的手法,描摹出一幅寥廓荒僻、蕭瑟悲涼的邊塞鳥瞰圖。特別是詞中的“長煙落日”,很自然地使人想起王維《使至塞上》中的名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邊塞,雖則經過了歷史長河的淘洗,但在古詩人的筆下,卻依然留有相同的印跡。

  下片抒情,抒發的是邊關將士的愁情。端著一杯渾濁的酒,想起遠在萬里之外的家鄉,可是邊患沒有平息,那能談得到歸去?再加上滿眼的白霜遍地、盈耳的羌笛聲碎,又叫人如何能夠入睡?將士們只能是愁白了烏發,流下了濁淚。在這里,作者將直抒胸臆和借景抒情相結合,抒發出邊關將士壯志難酬和思鄉憂國的情懷。

  綜觀全詞,詞的意境開闊蒼涼,形象生動鮮明,反映出作者耳聞目睹、親身經歷的場景,表達了作者自己和戍邊將士們的內心真實感情,讀起來真切感人。


【賞析五】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人;北宋著名政治家和文學家宋真宗祥符八年;1015年;進士,官制樞密副使,參知政事,政治上力主改革,直言敢諫,是慶歷新政的倡導者。他頗具文采,其詞剛健清新,氣勢揮灑,為蘇辛之先導,詩僅存五首,著有【范文正公詩余】傳世。

  據說詞人在邊塞曾寫了數首【漁家傲】、盡訴戍邊之苦,但均已失傳,現僅存此一首,可窺視一斑。

  上闋主要寫景,既富有邊塞獨特的風光色彩又具有強烈的主觀情感。起句以;塞下;點明區域,以;秋來;點明季節。以;風光異;概括地寫出邊疆秋季和內地大徑相同的風光。尤以一個;異;字道出作者這位蘇州人對大西北邊陲季節變化的敏感。此句寫所在地雁到了季節便向南飛,毫無留戀之意。;無留意;三字以遒勁的筆力透出這個地區到了秋天寒風蕭瑟的荒涼景象;四面邊聲連角起;續寫邊塞傍晚時分的戰地景觀,帶有濃厚戰地特色的悲傖氛圍,為下闋的抒情作了恰當的蓄勢。

  接下來以;千嶂;孤城;長煙,落日;這些所見與前面所聞的;邊聲;號角聲;結合起來,展現出一幅充滿肅殺之氣的戰地風光的畫面。而;孤城閑;又依稀透露出宋朝守軍的力量薄弱,因而不得不一到傍晚就關閉城門的嚴竣形勢,另一方面為下闋的抒情埋下的極妙的伏筆。

  下闋側重抒情,抒寫了抵御外患,建功立業的決心及對家鄉親人的深切思念。起句以;一杯;與;萬里;形成了懸殊的對比,訴盡了杯酒難消濃重的鄉愁。次句化用典故表明戰爭并沒有取得勝利,還鄉之計更是無從談起。可是,眼下不利于宋朝的形勢要取得勝利談何容易。;羌管悠悠霜滿地;承上闋寫夜景,深夜里傳來悲涼抑揚的羌笛聲,大地鋪滿冷霜。如此凄涼的寒夜,滿腔愛國激情和濃重鄉思的詞人思潮翻滾,輾轉難眠。自然引出了;人不寢;結句由己及人,總收全詞,道出了將軍與征夫共同的境遇與情緒,既希望取得進一步的勝利,卻因戰局長期毫無進展,不免加深了對家鄉的思念,牽掛親人的復雜而又矛盾的情緒。因此,愁倍難堪,情更凄切。

  這首詞通過作者親身經歷,摹邊塞風光,抒愛國情思,首開邊塞詞之作。全詞情調蒼涼悲壯,感情忱摯抑郁,一掃花間派柔靡無骨,嘲風弄月的詞風,成了后來的蘇軾,辛棄疾豪放派的先聲。

  此次歷來為后詩詞話家所稱道,文筆超絕,情景俱佳,意境高遠,耐人尋味。通過作者的不凡文筆與豐富想象力,把邊塞懷鄉思親,愛國憂民的思緒寫的淋漓盡致,入木三分,使之成為好評如潮,膾炙人口的優秀詩篇。

分頁:1 2 3 下一頁
詩詞精選
對詩詞的表態
虚拟足球e球彩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